华书阁 > 学好数理化,走遍仙界都不怕! > 第二十八章 多少?一百二十年?

第二十八章 多少?一百二十年?

        “侥幸,侥幸,还多亏了有真人指点。”刚刚思念的人眨眼便出现在自己面前,牧恒觉得自己很幸运。

        叶轻音没有接话,轻轻的坐在牧恒对面,抬首望着门外的郎朗月色。

        牧恒很敏感的从对方面上看出一点愁容,见她似乎有心事,转身给叶轻音也倒了一杯茶,收敛了笑容问道:“真人这么晚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无事,只是最近几日都在修炼,略有些烦躁,便出来走走。”叶轻音换了个姿势,手托下巴撑在桌子上,眼神却还是有些涣散。

        “真人是不是有心事?”牧恒见她略带焦虑的眼神,有些担心。

        叶轻音微微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牧恒见她这副苦闷的样子,明显就是有心事,却又不愿意说出来,便想着找个办法给她换换心情。说道:“这次我下山,在河边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真人想不想听?”

        叶轻音颔首不语,转过头来看着牧恒的眼睛,显示她被牧恒的声音吸引住了。

        “有一天我在河边看见一只兔子,拿着鱼竿到河边钓鱼,一下午一条鱼也没有钓到。第二天,这只兔子又继续来钓鱼,还是等了一下午,毫无收获。”说到这里,牧恒瞅了一眼叶轻音,眼神中的好奇代替了忧虑,好现象。

        接着说道:“第三天,刚准备下饵,河里的一条大鱼跳出水面,指着兔子大骂:你要是再敢用胡萝卜当鱼饵,我就扁死你。”

        “噗嗤!”叶轻音听到最后,被跳出来的鱼戳中笑点,避开牧恒的眼睛,止不住的展开笑颜。

        美丽的花骨朵这一开绽放,美不胜收。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排解心情,笑话虽小,有用就行。

        收住笑容,因笑容浮起来的淡粉色尚未消去,叶轻音剜了牧恒一眼道:“好端端的,说什么笑话。”

        像是责怪,语气却温柔似水,配合着绝顶的容颜,人比花娇。

        “我看真人似乎有心事,却又不愿意多讲,我只能用这点小办法帮真人舒缓下情绪,冒昧之处,还请真人见谅。”男人嘛,被责怪的时候也得配合着点。

        “哼!”心里知道牧恒的好意,却还是给他一点小生气的模样。看在牧恒眼中,胜似撒娇。

        见到叶轻音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便想着帮她调整下心态,脑袋里搜索了一遍后,看着叶轻音的眼睛说道:“我记得小的时候,老师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头驴不小心掉进枯井里,农夫绞尽脑汁却想不到办法救出驴子。最后,农夫想这头驴子年纪大了,便放弃了救驴子出来。”

        说到这里,叶轻音也意识到牧恒的用心,端坐的身子也稍稍放松了些,迎上牧恒体贴的眼神,再没有避开。只听牧恒继续说道:

        “后来农夫为了避免别的驴子掉下去,便想将这口井填起来。于是,农夫便决定请来左邻右舍帮忙一起将井中的驴子埋了。”说到这里,牧恒脸上也浮上一抹愁绪,有对农夫束手无策的无奈,也有驴子生命终结的悲哀。

        叶轻音拧在一起的眉头,让牧恒也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她心中的纠结,似乎想到自己所面对的困难,感同身受。盯着牧恒的眼神中,还有些焦急,似乎想让牧恒快点说出后来的事情,是不是有转机了。

        “接着,邻居们人手一把铲子,开始将泥土铲进枯井中。驴子很快了解到自己的处境,哭得更凄惨了。”

        随着故事的发展,驴子的凄惨唤起了叶轻音的共鸣,秀眸中闪动着泪光。

        看到叶轻音这副凄楚的模样,牧恒心中也是一纠,自己只能帮她排解愁绪,却不能帮她解决问题,心中暗叹一声。不忍她继续纠结,紧接着说道:但出人意料的是,一会儿,这头驴子就安静下来了。”

        听到这里,叶轻音原本黯然的眼中也燃起一丝希望,她很想知道这困境的转折点在哪里,便如自己所面对的,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转机。

        “农夫好奇地探头往井底一看,泥土落在驴子的背部时,驴子将泥土抖落在一旁,然后站到泥土堆上面。很快,这只驴子便得意地升到井口,然后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快步地跑开了!”

        故事的结尾当然是圆满的,但叶轻音却没有因为故事的皆大欢喜而变得欢快,脑海中参照着故事的变化,寻找自身困境地突破点。

        牧恒没有打扰她,自顾自的说道:“困难挫折,既能成为掩埋我们的‘泥沙’,又能成为我们的垫脚石,就看如何利用了。”

        牧恒安静的坐在旁边,不时地抿一口自制的竹叶茶,品味着竹叶的芬芳在口舌之间萦绕。

        叶轻音时而松,时而紧的面容,表现着她内心的不平静。不过从她眼神中,牧恒看见了一团火,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发挥了些作用。

        在喝了两杯茶之后,叶轻音终于缓过神来,似是想通了心中的挂念,炯炯有神的眼睛没有了迷茫,盯着牧恒仔细打量了一番,嘴上含笑:“贫道看居士年纪不大,懂得道理却不少。”

        “哪里,哪里,不过是一点小故事,上不了台面。”牧恒见她嘴角翘起的弧度,便明白她郁闷之情有所缓解,也就放下心来。

        不过,一想到自己丹疼菊紧的修炼,似乎是更改值得头疼的事。惦记着早日赶上叶轻音的境界,不禁问道:“真人,你说我要是修炼到跟你一样的境界,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叶轻音有些诧异牧恒的问题,回道:“居士何故有此一问?”

        “没啥,只是想了解下,顺便盘算一下人生规划。”牧恒打哈哈道。

        “居士你自己有没有预测过自己达到四象境需要多久?”叶轻音没有直接回答牧恒的问题,反问道。

        “怎么也要个三四十年吧。”牧恒根据自己十方境一阶的进度,也曾对赶上叶轻音做过测算,只是这种测算是基于很多理想条件的。

        “噗!呵呵。。呵呵。。”牧恒的话逗得叶轻音笑出声来,抖动的双肩让牧恒觉得自己的回答很愚蠢。

        “有什么问题吗?”至于吗,亲,咱好歹也是有数据支撑的。

        叶轻音原本已经收回去的泪花此刻又浮现出来,只是这次是笑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

        牧恒也不着急,就在边上看着叶轻音止不住的笑。这还是认识她以来,第一次笑的如此畅快,少了点虚无的仙气,多了些世间的烟火。

        几个呼吸,叶轻音收了声,转过身去整理了下面容,看着好心宝宝牧恒,有些狡邪的问道:“居士可知,贫道修炼到现在的境界用了多长时间?”

        “十年?二十年?”牧恒端详着叶轻音的娇容,年纪大约双十年华的样子,应该没修炼多久吧。

        牧恒专注的目光看的叶轻音娇羞不已,瞪了一下牧恒,幽幽说道:“贫道自五岁跟着师父修行,达到入境四象境的境界,用了一百二十载。”

        “多少?”叶轻音的自述吓着牧恒了,不觉声音也提高了几分,确实难以让人相信啊。

        “一百二十年。”叶轻音也提高了些声音,怕牧恒不敢相信似的。

        “我的天呐,一百二十年,我能不能活到一百岁都不好说,哪有一百二十年用来修炼。”牧恒一时没转过弯来,按照地球上的客观存在估测着修行的人生。

        “居士在道藏殿没有查阅到修行境界与寿命的关系吗?”叶轻音看着牧恒担心自己寿命的样子,只觉有趣。

        “啊?修行还与寿命有关系?难道修行能延长寿命?”牧恒第一次接触到关于寿命的知识,之前一直没往这方面想,完全超出认知了好嘛。

        “一般而言,普通人的寿命大约六十年,而修为到十方境,则寿命可延长至百年,若是到贫道这般四象境,则寿命可长达六千年。”叶轻音给牧恒做着修真世界的修行知识科普。

        “六千年,那不都成老妖精了嘛。”牧恒被叶轻音的话吓着了,我大华-夏文明不过才五千年,你这轻轻松松就有长达六千年的寿命了?

        回报牧恒以一记白眼,接着又说道:“若是居士能修炼到太一境,则有五万年寿元。”

        “哦。。”听了叶轻音的介绍,牧恒不自觉的手捂胸口,嘴里发出奇怪的惊奇声。

        自从认识牧恒,除了一些狼狈,还未见他有如此天真的一面,叶轻音便想着多逗逗他:“若是能超过太一境,便可与天地同寿。”

        “寿与天齐?”我神龙教主只是嘴上喊着寿与天齐,这里真的能实现,这个世界太惊悚了。

        这不就是天地不灭我不灭吗,真有这样的人吗?

        牧恒一副我不信的表情,看的叶轻音想打人:我还能骗你不成?

        “好吧,且当真人说的是真的吧,那个境界对我来说太过缥缈了些,四象境对我来说就已经难如登天了。”叶轻音说出来的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牧恒只是不敢相信,而不是不愿相信。

        “难如登天?登天不难啊。”叶轻音捕捉到牧恒话头里的矛盾,反问道。

        “额。。”这是个比喻,姑娘,比喻懂吗?不过,这个世界,真的登天不难啊,自己都已经被飞过几次了。

        好吧,有些成语在这个世界并不适用。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8.com/87_87841/38477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