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走一遭这江湖 > 第二百章 中局(五十二)

第二百章 中局(五十二)

        百日期限是为进度条百分百,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约莫快满子时四刻的样子,一秒转之差不多三瞬即过,时间来至现代计时十二点整,古代计时仍为子时,第五十一天,进度条过半正式警告。

        汐军整军三十五万上余数于寅时四刻自龙都出发,船舰自龙河转入离河,顺流而下,直抵离都,用不了多久。

        ……

        离都,离国首都,那日逃出生天,来不及悲伤,随意整顿番,乌征便是率领不足十万的离军没有停歇地南下赶路。

        五场大战,首是离龙间的单独较量,次是玄离同龙的两次正面较量,三是龙袭玄离的夜战,四是汐围玄离龙,最终灭龙的大战。

        五战打得那叫个热火朝天,战火烧得更是叫个直冲云霄,宏伟场面,厮杀效果皆是给你们整出来了,但有人却是想过我将士们的辛酸苦累吗?

        将士们真就比狗还累,接连的大战让得本就疲惫的肉体步步临近那根崩溃的线,关键打赢还好,肉体再累,起码精神可以放松,心情愉悦起来,就无崩溃之说,关键事实是战败。

        赶路要脚赶,有马但你得有那身份,且关键也无那么多马,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你,让肉体步步走向崩溃就算了,刚逃出来有个心里慰藉,自己还活着,精神也就放松股,可突如其来的汐军吓得,魂飞魄散,汐军大军当然没有追杀下,皆是些由孙泽派出的吓唬队伍。

        正所谓草木皆兵,离军大败还不得是这个状态,汐军如此波操作整得离军个个皆精神紧绷紧绷再紧绷,马不停蹄,人不停步,肉体崩溃,精神开裂。

        没能战死沙场,亡于归家途中,剩下活着的,或是身体素质强,或是精神承受能力强,或是活着回家的念头死撑着崩溃的肉体,死拉着开裂的精神。

        东升太阳初冒行军至西落太阳隐没,北抵南,终究还是给他跑回家,没有多说,不能多说,乌征刚入城便是昏倒。

        小说里的昏迷通常三天起步,三天七十二个小时,猪都不带这么睡的,当然要以病情论,收回前头的话,乌征这种情况在现代医学里可判他个过度劳累休克,总结下来要好就得好好休息。

        于是乎重任便全担在了离土身上,倒是小看在其身旁的那个女子,这货以前的醉生梦死,寻欢作乐,踏入堕落之道,可说皆是因这女子。

        女子来头不小,名离胭,生得不错,可说楚楚动人,摄人心魄,惹人怜爱,乃是离霸年少时游历江湖所识,当然说其来头不小,那其就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儿女,更不是其所谓的江湖人士,身份到底如何,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猜到。

        那日夜,狂风大舞着少年儿郎的衣摆,他立于那山巅之上,朝天大声诉说着其的雄心壮志,风与月光齐心,其之威武形象被衬托得无比高大,女子看呆了眼,更羞红了脸;

        微风拂过女子秀发,更是戏剧般地吹走女子面上那遮掩物儿,他于回身间忽见她那惊世容颜,瞪大了眼的同时,更是下了必娶的决心。

        后来嘛,倒是也没发生什么意外,敌国入侵离国来势汹汹,离雄不敌于战死前托孤龙甲,

        (本章未完,请翻页)

        龙甲助离霸击退来敌,两人先后率离军历经几年征战,灭却周遭无数国度,最终交给离国份太平盛世的答卷。

        离国算是就此走上巅峰,后来大陆格局陆续稳定,离霸也是娶得离胭美人归,离国上下津津乐道,一时间真就风光无限,可再往后去,事情便是逐渐变味。

        貌似就有那么个劫死死立在那,无论君王好,皇帝罢,初期发展皆勤勤恳恳,为之天下黎民百姓尽心尽力,掏心掏肺,中期发展至巅峰还无啥问题,可这一到后头,结局往往惨不忍睹,一言难尽。

        虽说影响并导致如此后果的因素诸多,但总结下来出现频率多的就那么几个,先是离不开个色字,后宫佳丽三千,要是我,嘿嘿,这…懂的都懂好吧!整日把酒言欢,接着奏乐接着舞,不理朝政,倒于美人怀里,醉生梦死最是好梦,如此的最终后果大多皆为之敌国所灭,没有任何意外。

        暴字也是个好字,颁布繁重赋税,压榨天下百姓,杀人如麻,奉行绝对的王权至上,我即天下,天下即我,如此执掌权力的瘾是大过,可这后果嘛,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反抗,组建起义军,颠覆整个王朝,这是必然之事。

        还有便是后代无能,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怪就只能怪其运气不好,没能继承他爹的优良基因,如此人士,运气好点的能有卧龙凤雏相助,可撑数段时间,但最终结果依旧难说,毕竟有例子在那,运气不好点的如何?沦为傀儡、木偶,算是凭借着个身份苟活于世,于掌控者来说可有可无,利用价值耗尽的那日便是魂归西天之时,这也有鲜活的例子摆在那。

        最后便是内斗,生的儿子多,个个皆有野心,这王位继承人士咋选,其实咋选都一样,你还在,个个皆是老老实实,平平静静相处,可你一旦不在,哦豁,那还得了,直接是大闹天宫,屋都给你掀个底朝天,如此例子,历史上随意翻之皆是。

        离国便属第四种,先是后宫姐姐与军中弟弟相认,久别重逢必然大叙,可这叙着叙着问题就来了说到当年之事上,说着说着就愈发不对劲,两人便开始探寻,这么整还真就…往日真相在离胭对离霸的套话下逐渐显现,等至真相大白,仇恨也就随之而来,在那瞬间,爱情竟是大败,于是乎便有了接下来的种种美人心计,尔虞我诈,虽说付出个不能身孕的代价,可逼走龙甲,让得离疆执掌大权,自己则控离霸这么个傀儡,很值,真的很值。

        往事后事大概轮廓皆出,于此便不再多说,本想这离胭本事也就在惑惑男子,主宰后宫此些方面,倒是不曾想其于朝堂之上也是个蛇蝎美人。

        离军大败,龙甲老将军战死,汐军更是蹲头上虎视眈眈,如此危机情况,谁能不急?武将在离土带领下还好,情绪未出现太大变动,文臣就不同了。

        离土自不会屌这群牛马玩意,他手上事多得很,整着整着就很急躁,谁敢于现在去找他,妥妥的送人头没毛病了。

        离霸沉醉时日,离胭倒是常替其上朝,现今其昏迷,诸文臣又是展开紧急殿会,没办法,其只得替其而去,此群老家伙难缠,平日里便是在暗地痛骂其为妖女,被离霸杀掉几个才是老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此次朝会倒是不搞弹劾也不说风凉话,齐齐玩皇上不急太监急的路子,包括常日里的那几个忠臣,毕竟至此种灭国时刻,谁能不急?

        可着急有什么用,你问我办法,两个字,没有!军方都没产生混乱,你些个处理内政的文臣急啥?于是乎,离胭将之通通批了顿狠的,大概意思就是:我乃届弱女子我都不怕,离都被破先死的也不是你们,总之就是冷嘲热讽波,整得那群文臣真就老脸一红,最终结果,寥寥草草结束呗!还能怎么,国家安定确实是要依靠你们分忧,可国家陷入危难,笔杆子又是如何能杀人?

        时间就这么过去,四天,汐军休整,离军也休整,离都兵甲不足十五万,汐军兵甲乃其的三倍之数,无法,离土直接下令强行征兵,此举将得本不是特别混乱的离都瞬间搞得特别混乱,谁想去送死?面对此毫无厘头的举措,离都百姓渐有逃跑之势,可跑又是能跑到哪里去呢?

        离土不是傻子,强行征兵可,暴力征兵不可,得动脑子玩智慧,于是乎,一方面以金银财宝相许,谁来当兵,直接发钱到手,然后去领装备进行简单训练;一方面又动之以情,大放啥保家卫国,光宗耀祖,就是应该的言论,民间义士倒也多,主动参军还不要钱,真就真真的汉子。

        说到这钱,又要哔哔两句,这方世界当兵的其实大部分皆无军饷拿,哪哪都有等阶,军队自也不例外,按军功奖励制度算,算是能者多得,毕竟世间混子太多,更有吃空饷的人才,哪来这么钱发给你们,留在军队有口饭给你吃就算不错的了;而且前期处于混战时,没有军饷发的同时更是还要交钱上去,本就口袋空空,拿来的钱给你,如此,就只有抢呗!很简单的道理,所以说打仗也是个发大横财的机会。

        边防军军饷倒是高,每年每人皆有二十两银子拿,换算过来就是二十万铜钱,骑兵比之低上一倍,一年十两银子,其余兵种比之骑兵又低,在这不细说,当然这是处于稳战时期的军饷制度,若国家有钱,还会有各种补贴,总的下来只要是个当兵的,一年几十两都不算多的,当然前提是要你所处的这个国家有钱。

        总之这也挺复杂的,大陆皆是以农业为主的农业大国,有仗就打仗,没仗就种田,除却边军,算皆是非全职军人,当兵最大的好处还是可免除赋税,国家也要吃饭,征税是必然,只是个多少问题罢。

        说到底首先还是要看君王,他是老大,制度由他来定;其次要看国家官员这个大群体,可以说他们都是老二,若贪的话,从上头发下来,层层下来个个多少拿点,人这么多,发到你手里的还有多少?

        第三就要看将军了,都是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将军大多都知道当普通兵甲的艰难,知道不容易,于是乎还想方设法地多帮他们挣点钱,所以说只认将军,不认君王此话讲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后者大多只会以国家大义来一味要求,前者却时不时想着帮他们多搞钱,让得其能吃饱饭,甚至娶上老婆,你说你认谁?

        至于龙野,玄幻修真世界,黄金遍地,前也有说过,除去普通人还在乎点此些个世俗钱财,其余的,又有谁在乎呢?

        ……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8.com/74_74724/38397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