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一品丹仙 > 第八十四章 不对劲

第八十四章 不对劲

        和辰子的一番来往,主要是为了表明东篱子不会因此而向辰子寻仇,而辰子的回应,则表明他对此没有太多芥蒂,或者说就算曾经有过芥蒂,今天也消除了。

        双方交谈不多,气氛却十分融洽,相互达成一致。

        但吴升在消除了这个隐患的同时,之前曾有的不安却勐然提到了心头。

        辰子说了四个字——“剑拔弩张”,吴升在返回龙虎堂的路上,就不停思索着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通常用来形容形势危急、一触即发的状态,自己虽然力挺东篱子成功推举为奉行,但那是在议事之中,就算有什么言语冲突,应该也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

        辰子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和长弘的关系,是形容夸张了,还是他就这么认为的?

        吴升再次反思这些天的经历,从议事结束之后开始回忆,他能想得起来的只有一条:长子在推举完成之后就离开了文实堂,之后便没有见到他。

        学宫奉行向来属于高层,大多数都是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像吴升这样亲民又接地气的很少,长弘也属于鲜少露面的类型,平常都躲在他的听琴轩中搞艺术,所以吴升这几日见不到他很正常。

        既然辰子说了这么一个词,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吴升都认为自己必须高度重视起来,不能大而化之。这么多年了,哪一次不是因为小心谨慎而躲过大劫的呢?

        想到这里,吴升加快脚步,一回到龙虎堂就立刻招石九过来:“长弘那边,有什么动静么?”

        石九禀告道:“没有动静,这几日也没见他在哪处山峰、哪家堂口露过面。”

        吴升想了想,又问:“最后一次露面,还是七天前那次?”

        石九点头:“是。”

        七天前,就是众学士启程前往雒都的那天,当时吴升也在送行之列,见到了长弘,他多次向长弘看去,想和他笑一笑,缓和一下关系,长弘却始终没有理他。

        吴升紧张的心绪缓和下来,既然长弘没有乱动,说明只是在生闷气,闷气已经生了七天,也差不多了,自己是不是该主动登门了呢?

        不拘是被他刺一通也好,骂几句也罢,哪怕他闭门不见,总也让他出了口气,搞艺术的嘛,全凭激情做事,这口气让他顺下来,估计就差不多了。吴升不求别的,只求长弘别作出什么极端的举动就好。

        “把钟离英叫过来。”

        石九道:“钟离在第七峰闭关。”

        吴升道:“他不是三个月前已经破境炼神了么?”

        石九道:“他还想再巩固一下修为。”

        吴升道:“不行了,让他出来吧,这件事办完再回去闭关,第七峰就在那里摆着,又不会跑了,怕什么?”

        钟离英在第七峰上已经闭关一年了,事实上,他三个月前就已经破境,站在了炼神境修士队列中,若是放在以前,那是真的走路都要抖三抖,但如今身在学宫,谈笑皆炼神、往来有炼虚,心气就高了,总觉得一个普通炼神境远远不够,对不起他身为孙奉行心腹的地位,至少也要炼出分神,步入资深炼神境,这才好意思和学宫同道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因此,他依旧十分用功,缩在第七峰里不出来。

        今日得令,这才恋恋不舍的来见吴升。

        吴升叮嘱他:“去一趟寿春,向万涛定制一幅百鸟听琴图,就画长弘奏琴,百鸟听琴,听得兴高采烈时,落在长弘的肩膀上,还一齐跟着鸣唱。让他画得像一些,我要用来送礼,此事一定要快,越快越好,别人去催他作画,我恐他大大咧咧,耽搁延误了我的要事,你去了之后,不管他在干什么,总之逼着他立刻动手。”

        钟离英点头答应了,他和万涛很熟悉,关系也是非常不错的,只要他出面了,万涛应该就知道严重性了。

        吴升又补充道:“记住,让他好好画,别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一定要高雅!”

        钟离英得令,连夜出发,吴升则让石九密切盯住听琴轩,以防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

        三天之内,听琴轩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到第三天的晚上,钟离英就赶回来了,吴升温言安慰:“钟离辛苦了。”

        打开画卷,只见一座无人的深山之中,有人坐于巨石之上抚琴,远处有水瀑飞湍,近处有桃花盛开,树上、石上、画中人的肩上,都停着各色鸟雀,举头欢唱。瞧画中之人的面相,果然就是长弘,当真惟妙惟肖,比学宫往常发布的通缉令上的人像精准百倍!

        万涛出品,必是动态组画,画像在动静之间拿捏得极好,虽然无声,却好似听到了画中传来的阵阵琴音。

        吴升大赞,万涛的画作是越来越绝了!这幅画送给长弘正合适,刚好由他来补全所缺之曲,一曲补完,大家一笑释恩怨,这不是挺好吗?

        搞艺术的就应该用艺术来说服啊!

        吴升也不耽搁,连夜就去了长弘的听琴轩。

        听琴轩不在仙都山上,而在北院和仙都山第二峰相接的一处山坳中,景色是相当优美的,也特别的安静。

        来到门前,吴升向内感应,发现听琴轩有法阵阻隔,这也是必须的——长弘之道,更在乐理之中,弹奏之时往往饱含各种莫测之威,如果不用法阵阻隔内外声响,有人从旁经过时,听了长弘的琴音,说不定就得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吴升敲门,门内有童子应答:“轩外何人?”

        吴升道:“某是孙五,特来拜会长子。”

        里面“啊”了一声,就听得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应该是侍门童子进去禀告长弘了。

        时已深秋,风过时,一地金黄。吴升怀抱画轴,欣赏着听琴轩外的景致,也不着急,就在门外静候。

        过了多时,有人在门内询问:“是孙奉行么?”

        吴升回道:“正是。近日得了一幅奇画,特与长子共赏。”

        门中之人道:“孙奉行请了,我家奉行正在闭关,不好搅扰,还请孙奉行原宥,待出关之日,再往龙虎堂回拜。”

        吴升怔了怔,点头道:“如此,搅扰了。”

        于是转身离开,走远之后,又绕了回来。

        长弘不对劲!

  https://www.huashuge8.com/74_74659/394016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