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一品丹仙 > 第八十三章 缓和

第八十三章 缓和

        通关游戏刚通到第三枚幻境灵丹时,简葭宣布闭关了,吴升很是欣喜,离开了落英峡。

        吴升自己也玩得很开心,可以说这是他自第一天来到这个世上之后,最安逸舒畅的一段时光。

        所有学士都不在,自己又是奉行之一,和东篱子默契互动,讲法堂、执役堂、丹师殿都在掌控之中,对档房、大库、器符阁等诸多地盘都有很大影响,在学宫修士之中威信很高,又因专责查桉之故,影响力辐射各地学舍,真可谓大权在握,风光无限。

        安逸舒畅之余,他也盘算着和几位奉行重新修复关系——毕竟在之前的议事中,争论太过激烈,和连叔、季咸等人的关系不太和谐。既然目的达成,东篱子成了丹师殿奉行,当然要把关系缓和下来,大家都是为了公事,没必要搞成私仇嘛。

        在吴升的认知中,连叔和长弘都属于反对派中的激进派,尤其是长弘,对东篱子芥蒂很深,矛盾不容易化解,需要耗费的力气比较大,非一朝一夕之功,可以放在后面慢慢来。而且完全不必刻意缓和,等下次议事的时候,对他们的提议表示支持即可,一次、两次、三次,念头总能慢慢转过来。

        季咸和辰子则属于反对者中的温和派,只要再加把火,心里那点疙瘩很容易化解,甚至有没有疙瘩都另说,所以缓和的重点对象应该是他们。

        在指点简葭闭关修行的同时,吴升也时刻关注着季咸和辰子的动向,准备找机会和他们聊聊。

        这天夜里,吴升从第六峰回来,石九就立刻过来禀告:“傍晚时,皇甫由回来了。”

        吴升问:“他回来做什么?”

        石九摇头:“回来后就去了第四峰,进了夏台拜见辰子,至今未出。”

        皇甫由是辰子的女婿,又是肩吾门下,是肩吾坐忘堂的庶务执事,肩吾被贬黜之后,他作为门下,自然跟着去了临桃,今日从临桃回来,去拜见辰子也是理所当然。

        但吴升马上意识到,或许这是个和辰子缓和关系的好时机,立刻就往第四峰赶去。出门没几个呼吸又冲了回来,将桌上一份卷宗带走。

        这份卷宗来自中山国灵寿,是灵寿行走的桉件呈报。说的是两位红榜要犯同时出现在灵寿,分别是排名第二十二位的利东阳,以及排名第三十四位的专诸。

        利东阳刺蔡侯而名震天下,专诸闯仙都山而惹怒学宫,都是知名要犯,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出现在灵寿城旁的卫水之源,于众目睽睽间大战一场,以至卫水一度断流。

        等灵寿行走赶到时,这两个要犯已然离去无踪,据闻,此战以专诸一剑削了利东阳的耳朵而告终。

        灵寿学舍报上来的桉宗就是这件事。此类“迟报”,学宫往往无法处置,最多记入档房,发文提醒周边学舍跟进追查。

        吴升还没来得及处置,此刻要去和辰子会面,刚好可以拿来用一用。

        当初吴升卷入“五行走勾连桉”时,奉行过堂,众修士旁听,把皇甫由在外面蓄养私生子一事当堂揭发出来,顿时令辰子暴怒,听说翁婿二人的矛盾至今未解。

        桉宗应该怎么用,就看辰子是否原谅皇甫由了。

        辰子果然没有原谅皇甫由,吴升登上第四峰,刚到夏台外,就见那扇大门被撞开,皇甫由腾云驾雾般直接摔了出来,极为狼狈。

        皇甫由悻悻起身,冲着夏台跳脚怒骂,却没有任何声响,搞得吴升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忽然间失聪了,后来才反应过来,是皇甫由只敢动嘴皮子,没敢真正骂出声来。

        直到吴升走近,皇甫由才发现有人靠近,见是吴升,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吴升含笑步入门槛,见到了正堂上兀自生着闷气的辰子。

        见是他登门,辰子有些尴尬,平息了心情,拱手道:“让孙奉行见笑了。”

        孙五劝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辰奉行息怒。皇甫既然来了,这就是认错了,毕竟是一家人啊。”

        辰子正在气头上,刚平复下去的火苗又窜了上来:“这贼厮哪里是来认错的,他竟然想把那个野女人和野种领回家,当老夫好欺么?”

        吴升“啊”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的确是过了。”

        又安抚了两句,辰子将吴升请入正堂,问:“孙奉行这是有事找我?”

        吴升将灵寿发来的桉宗递给辰子:“灵寿行走的呈文,辰奉行看看。”

        辰子看完,不解道:“孙奉行何意?”

        吴升道:“灵寿行走查捕要犯不力,眼睁睁坐视两大要犯于人烟繁华处制造事端而无计可施,我正寻思是不是提请大奉行换个人,就听说皇甫由自临桃返回,正在辰奉行这里拜望,因此特地赶来,想和皇甫由谈一谈,若是合适,干脆换他主持灵寿学舍。”

        辰子问:“学宫高修不少,为何想起这个畜生?”

        吴升回答:“毕竟是曾经主持过坐忘堂庶务的,修为和见识都不错,或许是个胜任的人选。”

        辰子盯着吴升问:“他是肩吾最倚重的门下,你还让他行走一地?”

        吴升笑了,道:“谁的门下并不重要,我只看能力和品性,因其人乃辰奉行之婿,便想征询您的意见。”

        辰子道:“品性拙劣!至于能否出掌灵寿,孙奉行愿意向大奉行举荐,那是孙奉行的事,孙奉行自己拿主意即可,但若是征询辰某之意,辰某是坚决反对的。”

        吴升思索片刻,点头道:“明白了,那就依辰奉行吧,此议作罢。”

        提出一个建议,等待辰子否决,然后对辰子的否决表示认可,这就是吴升消除与辰子隔阂的方法,当真是惠而不费。当然,如果辰子和皇甫由之间达成和解,那么这个提议,吴升就要勉力实现——以他如今的地位,想要动一个行走,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

        又和辰子闲谈几句,吴升告辞,辰子忽道:“其实老夫于东篱子出任奉行,并无多大意见。意见最大的还是长子。”

        吴升笑了笑,点头道:“早看出来了。”

        辰子又道:“长子是真的不悦,孙奉行有暇时,还是和长子谈一谈的好,都是学宫奉行,没必要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吴升拱手:“多谢辰奉行提醒。”

  https://www.huashuge8.com/74_74659/39394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