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我,转生剑仙,发现师尊是女帝 > 第81章:作画和寄信(3200,追读拜托…

第81章:作画和寄信(3200,追读拜托…

        梅花岛山顶的那株老梅花树下,苏木坐在一块平整的顽石上,百无聊赖地发呆,也算是享受一段难得的悠闲时光。

        除了苏木,这老梅花树下还站着三三两两的修士,衣着各异,老的少的都有,都是慕名而来的看客。

        不少修士正对着这株老梅花树指指点点,不时还低声讨论一番。

        还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女修士纷纷挑选合适的位置站定,让几个专门等在这儿的梅花岛画师,给她们提笔作画。

        还有一家老小,让画师画张全家福,留做纪念的。

        苏木看着那热热闹闹的一家子,笑容有些酸涩。

        在来的路上,张道临跟苏木介绍过,这梅花岛其实是一艘放大版的跨州渡船,平日里运载修士的同时还兼顾重要货物的运输,是瑶池圣地极为重要的产业。

        苏木听到这儿的时候,还有些吃惊,结果被张道临赏了个白眼。

        偌大一座圣地,衣食住行,修炼资源全都要灵石,所以九大圣地或多或少都是有些产业的。

        就像那人间的医馆约莫有七成都是被瑶池圣地所掌控的。

        苏木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毕竟圣地的发展不能仅靠狩猎妖兽或者抢夺矿脉,稳定且长久的灵石来源是极为重要的。

        同时那张道临也提醒道,这梅花岛上的修士往往都非富即贵,毕竟这瑶池圣地开出的价格可不低,所以在梅花岛上尽量不要惹是生非,万一招惹到哪个大佬的小辈可就不好了。

        苏木本就是老实本分的人,除非别人来招惹他,一般不会轻易动手,张道临的提醒倒有些多余了。

        停下回忆的苏木,从顽石上站起,安安静静地垂着手站在远处,等着那面容清秀的画师停笔交付完画卷后,他才走上前去。

        苏木刚巧和那个捧着画卷的女修擦肩而过,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画卷。

        不愧是出自仙家手笔,和苏木印象中的画卷截然不同。

        画卷上的女修唯妙唯肖,衣衫飘摇,就连那树上的梅花亦是如水面涟漪一般轻轻荡漾,仿佛能嗅到那扑鼻的花香。

        青年画师抖了抖手腕,正准备放下手上的画笔,稍作歇息。可他一抬头就瞧见了苏木,赶紧笑着问道。

        “公子可是要作画留念?咱这的画卷沾了老梅花树的光,不管存放多久都不会被虫蚁毁坏,而且自带淡淡的梅花香气,绝对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苏木在起身之前,就把那小木牌给收了起来,点头笑道。

        “麻烦给我来三幅一样的吧,敢问画师,要多少钱呀?”

        那青年画师先是愣了一下,眉头微皱,有些摸不准眼前这戴着古怪面具的少年,是不谙世事的有钱子弟还是哪个大能的小辈。

        毕竟自己在这作画也有五年了,还是头一次遇见一口气要画三幅画的。

        不过嘛,想归想,钱还是要赚的,这世上可不会有人嫌自己钱多。

        画师微微笑道。

        “一幅画35颗中级后天灵石,若是公子你当真要三幅的话,可以便宜些,收您一颗高级后天灵石。”

        站在画师身侧的婢女,展颜一笑,柔声补充道。

        “若是公子有梅花岛的木牌,还能打些折扣。”

        苏木摇了摇头,淡淡地应道。

        “没有,我只是个普通客人。”

        随后,苏木按照婢女的要求把灵石放在了她端着的小案上,画师并不过手。

        接着那青年画师让苏木站到那梅花树下,接连换了好几个位置后,才由衷地说道。

        “公子,这位置好。”

        苏木点了点头,面对着画师的视线,他显得有些拘谨。

        那画师和颜悦色地宽慰了几句后,他才略微放松一些,起码四肢不再僵硬了。

        画师刚想落笔,可他瞧着那张狸猫面具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无奈出声道。

        “不知公子可否将那面具取下?”

        苏木摇了摇头,轻笑着回答道。

        “不用,麻烦画师您多费点心思。”

        见苏木拒绝的如此干脆,画师也就收起了指手画脚的心思,毕竟这梅花岛上的客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画师身边的婢女对苏木也格外好奇,眨巴着小眼,笑吟吟地打量着他。

        青年画师拿起画笔,蘸上墨汁,轻轻挥动衣袖,准备开始作画。

        一张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宣纸从婢女的小案上飞出,在他的身前缓缓停下,悬停不动,就像搁在平整的画案上一般。

        青年画师倒也没着急落笔,他打量着苏木,慢慢地在脑海中构思该如何落笔。

        画师一手负后,一手持笔,凝望着树下的少年。

        只见苏木双拳紧握,一身素雅的锦袍,身如玉树,一双眼眸明亮,可惜戴着张滑稽的狸猫面具,不少细节难以观察到。

        看着看着,在绘画一道早已经登堂入室的画师,赫然发现自己抓不住眼前少年的精气神,不管自己如何落笔,终究做不到“神似”,画师又不愿意露怯,毕竟这一颗高级后天灵石,自己可是能拿四成的,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为了避免这煮熟的鸭子飞掉,青年画师只能硬着头皮落笔。

        画师的速度极快,可这第一幅画像只能说十分形似,就算是人间的普通画师也能做到,这让他有些不满,但是有苦却又说不出。

        画完之后,画师稍作休息,那宣纸自动悬于婢女身侧。

        苏木也伸了个懒腰,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脖子,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块梅子糕尝了尝,那味道可真是绝了,脸上多了点笑意。

        一直注意着苏木一举一动的画师,灵光乍现,有想法了。

        这第二幅画卷,肉眼看见的胜过了第一幅,画卷上的苏木多了几分灵气。

        青年画师休息的间隙,苏木吃掉了最后两块梅子糕,笑容虽有,却带上了几分惆怅。

        画师抓紧机会落笔,这第三幅画,他也相当地满意。

        身边的婢女已经熟门熟路地将三幅画卷裱好,加上了漂亮的画轴。

        苏木兴冲冲地跑过来,将三幅画全都看了一遍,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

        这青年画师其实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头一幅画,着实是有些不如意,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希望,公子满意。”

        苏木一把接过婢女手中的画轴,笑容灿烂地点了点头道。

        “满意,画得真好,麻烦画师你了!”

        青年画师如释重负,长出了口气,随后笑道。

        “在下名叫白墨,若是公子还要找我作画,可以跟岛上的婢女打听,价格一律打九折。”

        苏木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回到了小院子,关上门,苏木想了半天后,还是掏出了纸笔,开始写信。

        刚刚在梅花岛上转悠的时候,他瞧见了一处寄信的驿站,说是可以寄到人族地界的任何地方。

        苏木转念一想,自己说是去老君山打妖兽,结果这么多天了还没回去。

        要是再不给桃夭姐写封信解释一下,自己怕是没好果子吃。

        苏木绞尽脑汁地写了一封催人泪下的书信,把自己的经历描写的那叫一个凄惨,生怕到时候被桃夭秋后算账。

        写完了第一封书信,苏木小心地折好。

        随后拿出了第二封,第二封写得很快,寥寥几行字,停笔时,苏木还有些迟疑,不过终究还是将信折好。

        写完了两封信,苏木从三张画卷里挑了第一幅和第二幅,带着四样东西,再度出门了。

        结果刚走到门外,苏木就碰见了来送小吃的梦儿,虽然他坚持自己去寄信,但是她也坚持要带路。

        理由也非常的冠冕堂皇,说是如果苏木连这种事情都要自己处理的话,她绝对会被梅姐训斥的。

        没了法子的苏木只能让她跟着,幸好这梦儿到了驿站之后,也只是乖乖地站在苏木身侧,没有多说一句话,即使瞧见苏木没用那小木牌,她也全当啥都没看见。

        梦儿将苏木送回了小院,就停步告辞了,小跑回住处,那梅姐正好坐在小院的中央,小口品着清茶。

        梦儿和梅姐打了声招呼,坐在了她的对面。

        梅姐瞥了她一眼,就知道她有心事,放下手里的茶盏,笑着问道。

        “怎么了?跟那苏公子有关?”

        性子冷淡的梦儿,即使面对自己的师尊,也没太多的笑容,她两手撑住下巴,淡淡地回应道。

        “他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梅姐笑道。

        “你个小丫头,从小就呆在这梅花岛上,跟着这渡船来来回回地跑,又是我唯一的弟子,跟人家相处的机会本来就少,觉得他奇怪也正常。”

        梦儿破天荒地笑了一下,赌气道。

        “谁说的!我也下过梅花岛的好不好!见过好多其他圣地的修士呢。”

        梅姐哑然失笑道。

        “结果就把几个坏小子揍得满头包,还被人家的长辈给擒住,送回了梅花岛。”

        “哎呀!师父,我那时不还小嘛!”梦儿直接起身挪了个位置,坐在梅姐的旁边,抱着她的胳膊,一阵摇晃,连声说道。

        “我保证以后打不过就跑,绝对不会被抓住的!”

        梅姐伸出根手指,戳了下梦儿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

        “你个死丫头,还不快去修炼,整天就晓得疯玩。”

        梦儿吐了吐舌头,跑到一边认真地修炼了起来。

        梅姐对这唯一的弟子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收弟子对于她们这些长生种来说,是一件格外重要的事情,仅次于自己证道。

        她可不想学某个狐狸精,用百年时光收了个弟子。

        到头来,跌境不说,还被赶出了家族。

        想到这儿,梅姐突然笑了笑,嘴角勾起,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那苏公子身上的味道究竟是不是那狐狸精身上的呢?”

        【作者题外话】:喵喵原地打滚哭泣,求追读啊!!!!!!

  https://www.huashuge8.com/74_74342/36826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