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怀有身孕 大能寻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怀有身孕 大能寻仇

        大雨还在下。

        陈空坐在地窖的书桌前,将刚刚调试好的闻风倒用纸包好,放在药架上。

        被郑莹强掳到此已经三个月了,陈空一开始逃了几次,但每次刚踏出府邸就被郑莹抓了回来。

        到后来,陈空如同认命了一般,乖乖做起了贤夫。

        洗衣做饭,为郑莹缝补衣物,收拾清洁几乎样样都做。

        搞得那十几个五大三粗的仆人,整天都没有事做,只能在府里跟个傻子一样游荡,或者陪郑莹喝酒。

        这里的一切都跟当年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书架、药架、草堆、铁链。

        刚刚穿越至此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个不小心就会身死。

        幸好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还有一部玄妙无比的朝元桩功,这才给了陈空一线生机。

        陈空收回目光,不由感叹武学之奇妙。

        只可惜,自己的心太冷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绪都上不来,一点突破先天的感觉都没有。

        特别是自己还那么的不好骗,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暗叹一声,陈空悠悠起身,走出地窖。

        院子里,郑莹手持长刀不停的挥舞着。

        没有运用半分真气,雨水顺利的滴落在她的身上,将其衣衫浸透。

        陈空微微一笑,走进后厨,开始掺水烧火。

        不一会,一碗香喷喷的雪参莲子汤被陈空端着走出后厨,打着油纸伞来到郑莹身后。

        静静的等着郑莹将一套刀法打完,这才将手中的参汤递了过去。

        郑莹自然知道陈空就在她身后,停下练刀后转过身,看着递到面前的参汤微微一笑,接过来一饮而尽。

        随后大气的将空碗丢到陈空手中,一把将他的腰搂住,往大厅里走去。

        陈空明明比郑莹高出一个头,却反而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实在是有些违和。

        大雨还在下,府邸外的声音似乎都被雨声覆盖,连陈空都听不到一丝人声。

        刚进大厅,郑莹周身冒出一股白烟,衣服上的水汽被彻底蒸发。

        忽然,郑莹身子晃了晃,好似生病了一般。

        陈空赶忙将郑莹扶稳,伸手在其脉搏上一搭。

        一息、两息......

        陈空脸色浮现出复杂的表情,似喜悦似不敢置信。

        郑莹嘴角微微一勾,随即恢复平静,将手抽出,比划道:如何。

        陈空好似有天大幸事降临,一脸狂喜的比划道:你有喜了,是个男孩。

        郑莹点了点头,一巴掌扇在陈空脸上,双手迅速比划着:

        你是不是男人,这种时候还不激动开心。

        你这种人从不喜形于色,若是真的开心,你也不该有任何表情。

        每当你露出其他表情的时候,你都在骗人。

        陈空赶紧比划解释。

        两人自相识以来第一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只见大厅中,两人似乎化身为忍者,双手犹如结印一般,快的看不清轨迹。

        郑莹最后一脚将陈空踹出大厅,然后将门关上,一个人喝上了闷酒。

        夜幕降临。

        白天的事仿佛是一根刺深深扎进两人的心里。

        看来今晚陈空注定独守空房了。

        红烛垂泪,陈空坐在桌前,一针一线细心的给郑莹缝补衣物。

        也多亏郑莹是个女儿身,每次练功只是里面的衣物容易破损。

        若是个男儿身的话,那还得了,肯定动不动的就爆衣。

        陈空下意识笑了笑,随即收起表情,摸了摸下巴。

        刚才,自己好像发自内心的笑了。

        好尴尬啊,她一定看到了。

        大厅里,郑莹喝酒的动作一顿,无声的叹了口气。

        若是再这样过个几年,或许真的有用,但时间已经不多了。

        将酒坛往桌上一放,朗声喊道:都过来陪酒。

        外面一阵鸡飞狗跳,十几个大汉老老实实的走了进来,站成一排。

        郑莹往椅子上一靠,将脚抬起往桌上一搭,“再拿些酒来,坐着喝,谁喝的最少,我就送他归西。”

        陈空听着耳中传来的声音,摇了摇头,继续缝补着。

        需要缝补的衣服已经不剩几件了,这日子什么时候还没到头么。

        就在这时,天空响起数道闷雷声。

        闪电犹如蛛网般势要撕碎浓重的乌云,巨雷在云层中咆哮,似是天神的怒吼。

        雨声连成一片轰鸣,天像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倾来。

        大雨变得更大了。

        哗哗地下着,像是神明在哭泣。

        陈空手中的针线蓦然一抖,不小心刺在指尖上。

        迅速来到窗前,将窗打开,凝视天空。

        雨比之前的大了,跟之前判断的不一样。

        “原来你躲到这了,杀我赌门后辈的就是你吧。

        如今武界灵气复苏,天机推算之下,你以为你逃得了?

        老夫要将你拔筋炼骨,抽魂炼魄,做成人皮魂幡插在我后辈坟头上。

        永世不得超生!”

        云层中响起如闷雷般的怒吼声,乌云一阵翻滚化出一张人脸。

        人脸的眼眶中游离着一道道金色闪电。

        似有毁天灭地的威能,令人不敢直视。

        陈空的心沉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中如神似魔的云脸。

        “噗噗噗~”大厅中响起割喉的声音。

        “砰。”

        大厅门被磅礴的真气震碎。

        郑莹一手提着染血大刀,一手提着没喝完的酒坛,一步一步走到院中。

        目光冷澈的看着天上的云脸,挑衅般的将大刀举起,刀尖对准云脸。

        然后举起酒坛,一大股清香醇厚的酒液流下。

        郑莹仰起头,用嘴接住酒,大口吞咽了起来。

        “没想到这小贼还有个姘头,刚好连你一起宰了。”

        话音刚落,云中一番涌动,一根全部由云气组成的手指从天而降朝着郑莹点来。

        陈空瞳孔一缩,体内的真气急速流动,五感强化到极致,开启时间神通。

        一切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天空中那根云指上的指纹是那么的栩栩如生。

        内部游离的一道道闪电,似是云指的血管一般。

        这是何等通天彻地的神通。

        化神?大乘?

        还是武道金丹或者武道元神?

        哪怕开启了时间神通,在陈空眼中云指的降落速度也比自己的动作快了不知多少。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862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