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道出隐秘 黄雀在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道出隐秘 黄雀在后

        张黎脸上闪过愧疚、挣扎、心痛各种表情,张开双臂将王慕的头轻轻拥入怀里。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不要着急,等下慢慢说就是,千万别漏掉什么关键。”

        王慕闭着眼,幻想这一切都是假的,时间又重新回到剑魔败去,张黎持剑傲立的那一刻。

        扯着沙哑的嗓子喃喃道:

        “掌门一脉其实是曾经初代护国王的侍女。

        受命世代守卫崇仙境湖,因为这里是护国王曾经的家乡。”

        张黎听完后,将嘴凑到王慕耳边,用磁性的嗓音说道:

        “娘子,不会骗人就别编造谎言了。

        你再用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骗我,我会做傻事的。

        若这里只是家乡的话,就不是派人守护了,也不会刻意隐瞒此地,连史书都不记载。”

        王慕顿了顿,颤颤巍巍道:“直到拳碎鎏虹,天刀神降,便是我们使命结束的时候。”

        “拳碎鎏虹,鎏虹......”张黎脑海中浮现一抹特别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

        忽然,张黎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后退两步,操控着九柄短剑合并为一。

        只见寒光澈澈的宝剑剑身上雕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鎏虹。

        张黎将宝剑放在地上,抬起拳头,用力砸下。

        然而宝剑却纹丝不动。

        王慕长发覆面下的眼睛闪过一丝嘲弄。

        “没用的,这把剑原本是完好的,两百年前有一任护国王来过。

        一拳将其击碎,什么也没发生。

        不然为何好好的一柄神兵,偏偏要弄这种机关。”

        打开秘密的钥匙已经拿到,后面需要做的便是想办法解开批言。

        因此张黎也不着脑,朝着王慕微微一笑道:

        “一日夫妻百日恩,曾经的山盟海誓我都记得。

        既然秘密你已经说出来了。”

        “我便放了你。”

        “你便去死吧。”

        忽然,一阵疾风掠过,地上的鎏虹剑消失无踪。

        “谁!”

        张黎怒喝一声,朝着四周看去。

        突然瞳孔一缩,只见东方情持着鎏虹剑,站在不远处的凤栖树顶端,犹如柳絮一般轻盈,正淡淡的注视着自己。

        “绝情!你找死!”张黎这一刻却是显露出一股真正的疯狂之色。

        多年筹划,眼看就到手了,却在最后关头被人截了胡。

        这种感觉就如同舔了三年的女神终于有意夹道欢迎,醉倒在你怀中。

        但就趁你上个厕所的功夫,被别人捡走,然后倾囊相授。

        张黎此刻心中涌现着无边的悔恨、怨念。

        当即怒吼一声,鼓动全身真气,抄起长剑。

        问心亭中掀起一股强烈的劲风,张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很明显,他已经施展追影剑法朝着东方情攻了过去。

        然而东方情连动都没动一下,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一柄长剑猛然刺穿东方情的身体,却连一点血花都没有溅出。

        张黎亦是察觉到不对劲,赶忙撤了回去,并不停的在四处移动,以免停下来被偷袭。

        寒风被张黎急速移动掀起的劲风扰乱。

        可无论张黎怎么观察,也找不到东方情真身的踪迹。

        而凤栖树顶那道幻影,还依旧在那。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张黎竟感觉幻影嘴角的嘲讽之色比之前更为浓厚。

        下一刻,凤栖树顶的幻影消失不见。

        东方情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问心亭,站在王慕身前,一脸冷漠的看着她道:

        “秘密,就请你保守住。

        你背叛了护国王,下场是什么你知道么。”

        王慕呆滞的看着东方情,一副随你处置的模样。

        而张黎则爆发全身功力,疯狂的朝着问心亭冲来。

        东方情不再多言,此女背信弃义,辜负了鲲哥祖辈对她们一家的信任,那就该死。

        “噗~”

        鎏虹剑一剑刺出,透体而过。

        “黎.......哥~”王慕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为自己挡剑的张黎,脑子一片空白。

        张黎双手死死握着鎏虹剑身,两根手指已经完全被剑气割断。

        奄奄一息道:“我贪心了,我真没想过杀你。”

        然后盯着东方情淡漠的眼睛道:“绝情,放了她,我替她保证,她绝不会再说出秘密。

        她已经没有牵挂了。”

        “不行。”东方情冷漠道。

        用力一刺,剑尖穿透王慕的心脏。

        张黎的血顺着剑身滑入王慕体内,两者融合在一起,齐齐沿着剑尖滴落。

        东方情收回鎏虹剑,一把抓住张黎的头,将整具尸体提起,然后一脚踹飞到问心亭下方。

        落至水月剑宗弟子们的尸体堆中。

        “张黎已死,你们出来吧。”东方情的声音回荡在水月剑宗内。

        藏在暗处的弟子们一阵骚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待看到问心亭上站着的东方情和地面已经死去的张黎时,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显然在她们心中比起大名鼎鼎的剑魔绝情,发疯了的张黎更加恐怖。

        这些存活下来的弟子们修为不高,最强的不过刚刚晋升锻骨境不久,最弱的也就血肉境。

        且都是未曾出过宗门历练,死人都很少见,更何况是这种场景。

        纷纷扶着墙和树呕吐了起来。

        东方情没有去关心她们,而是自顾自朗声道:

        “你们的掌门已经被张黎杀死。

        她临死前委托我去将她大哥接回来,重建水月剑宗。

        你们留下十人将水月剑宗清理一番,该下葬的下葬,该分尸的分尸。

        另外的人跟我前去迎接你们掌门的大哥。”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将信将疑的应了下来。

        毕竟剑魔的身份白天已经被张黎叫破,是长空剑门的弟子。

        如此天骄以后大概率会继任长空剑门掌门,应该不会打水月剑宗的主意。

        毕竟水月剑宗除了这一岛之地,最珍贵的便是武功传承。

        现如今这个情况,剑魔想要武功传承,直接抢就行了,何必绕那么多路子。

        哪怕就是想要霸占水月剑宗,也可以把她们杀了,直接占领。

        她们哪里知道,东方情猜测这里或许藏着对王鲲有用的东西,所以才会想去把王鲲接过来。

        而留下她们的原因,一是没必要滥杀无辜,二是这里到处都是尸体,总得有人打理是不。

        翌日一早。

        地面除了还有血迹以外,尸体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东方情便领着十名修为最高的弟子出发,乘坐水月剑宗的小船离开小岛。

        ------时-----间-----长-----河------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8625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