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一百零七章 改良桩功 效果初显

第一百零七章 改良桩功 效果初显

        此时此刻,王鲲和庄晓蝶两人还对外界的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秘籍的到来,对王鲲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便是不停的打桩功。

        昏黄的地窖中,上身赤裸的王鲲打完最后一个动作,浑身大汗淋漓,犹如煮熟的红虾,轻吐一口气。

        “呼~”

        四肢酸软,腹中已经饥饿难耐,

        若再继续下去,便会伤了身体根本。

        转眼一看,庄晓蝶坐在椅子上,借着油灯的微光正在看书。

        说看书也不准确,说是翻书更为恰当。

        只见庄晓蝶神情专注,但在每一页只停顿几息,便翻了过去。

        王鲲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责怪,自顾自的来到桌前,端起已经凉了大半的茶水。

        “你看得这么快,记得住么。”

        庄晓蝶惊了一下,抬头见王鲲要喝水,赶忙放下秘籍。

        一边去抢王鲲手中的碗,一边急切道:

        “相公,这茶水凉了,我去给你兑点热的。”

        王鲲伸手将庄晓蝶挡了回去,嘴巴咧了咧道:“不用,就是凉的喝起来才爽快。”

        说罢,一口将碗中的茶水喝尽。

        庄晓蝶见王鲲这么不注意身体,不由的瘪了瘪嘴,提起一旁的茶壶往碗里倒水。

        “这些桩功我都看了大半了,其实大部分都存在相似点。

        这些相似部分,我随意瞧瞧便可。

        可能是看得多了,触类旁通,哪怕是看到全新的动作,也是一瞅就知。”

        王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点起一根香烟,看着庄晓蝶认真的眼睛,嗤笑道:“看这么多桩功有什么用,你又不练,这么多天了,有看出些什么没。”

        庄晓蝶根本没听出王鲲言语中的调笑,反而兴致勃勃回道:

        “我发现所有桩功的本质都是通过一系列的动作来强化体魄。

        待体魄到达一定程度后,气血也随之充盈。

        而当气血超过一定水准,才能用于提炼真气,这样才不会伤到身体。

        所以说啊,桩功大成的标准不是真气自生,而是气血充盈。”

        王鲲听了庄晓蝶的见解后,当即化身为王教授,解释道:“你这可跟江湖上的认知有点不一样了,自古以来,都是练桩功练到真气自生,桩功才算大成。”

        庄晓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

        “不是这样的,气血充盈后,人是会自行产生真气。

        但顶级的桩功却不是如此。”

        “行吧,你说的都对。”王鲲对这种低级的问题没有一点兴趣,随口敷衍道。

        庄晓蝶组织了一下语言,耐心解释道:

        “顶级的桩功强化体魄都有侧重点。

        例如盘龙桩,在强健体魄的同时还会用多余的气血去强化脊梁。

        还有玄鹰桩是强化双手的。

        玲珑桩强化心脏。

        风吼桩强化肺。”

        王鲲吐了口烟气,插嘴道:“朝元桩强化丹田和经脉。”

        庄晓蝶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错,而且我总感觉相公你的朝元桩功有问题。”

        想着反正无聊,干脆陪着这个傻丫头胡闹一下,王鲲一本正经道:“说说看。”

        庄晓蝶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朝元桩功那么多动作,明明每个动作都应该强化身体的一部分,但好像只有两个动作是对了的。

        其他动作就差了那么一点,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不但没能强化你的身体反而成了累赘。”

        “真的假的,你才看了半个月的书,都能看出我家传桩功的错误了?”王鲲一脸浮夸道,假装自己很震惊。

        “相公你还记得你说过的大罗神仙吗?”

        “嗯?那只是神话,有什么问题吗。”

        “你说过大罗神仙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我问过你三花为何物,你说是精气神。”

        “没错啊,精气神刚好三个。”

        “那何为五气。”

        “五脏六腑的血气吧。”

        “我这几日看了这么多桩功,有五本桩功我特地重新看了几遍,分别是惊目桩、天聆桩、三味桩、百闻桩、仙膜桩。

        这五个桩功分别对应视、听、味、闻、触。

        我就在想,五气会不会就是五感。

        朝元桩功,应该是着重强化五感的桩功。”

        王鲲根本没怎么专心听,看着庄晓蝶煞有其事的模样,强忍笑意道:“你说的明明很有道理,但我总感觉你在胡扯。”

        “相公,要不试一试我给你改的动作。”庄晓蝶见相公不相信自己,双手抓着王鲲的手臂,撒娇似的摇了摇。

        王鲲笑着点了点头,来到空地处,张开双手道:

        “来来来,你想要什么姿势我都满足。”

        顺带着还扭了扭腰胯,真是要多骚有多骚。

        羞的庄晓蝶脸颊像熟透的苹果,当即跺了跺脚道:“你正经一点,快点打桩功,从第一个动作开始。”

        王鲲摊了摊手,嘴里嘟囔了一下,比划出朝元桩功的起手式。

        “这里应该再往下趴半寸,脊背弯曲如弓,不要刻意撅屁股.......”

        .......

        一个时辰后。

        “呼~呼~饿死我了。”王鲲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双肘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息道。

        庄晓蝶见王鲲没有对自己改良的动作作出评价,以为自己弄错了,一脸愧疚道:“都怪我胡搅蛮缠,相公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做饭。”

        “声音小点,我听得到,耳朵都吵痛了,去吧去吧。”

        王鲲皱着眉捂了捂耳朵,一脸不渝道。

        庄晓蝶吐了吐舌头,满脸歉意的闭上了嘴,小跑着离开地窖。

        王鲲无语的摇了摇头,往后一靠,双肘撑在桌子上,静静的看着床铺。

        “一只,两只,三......”

        突然,王鲲整个人愣住了。

        眉头渐渐收紧,目光在整个地窖内游移不定。

        “呼~呼~”

        王鲲大口喘息了几下,脸上浮现起一丝欣喜。

        抬起手掌放在自己眼前,并开始不断的将手掌往远处移,直到手臂举直。

        “噔噔噔......”这是菜刀落在菜板上的声音。

        王鲲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庄晓蝶切菜时的样子。

        “滋滋滋......”锅里的油开了。

        “不会吧。”

        王鲲咽了口唾沫,庄晓蝶不过是把这些动作微调了一下,效果这么明显的么。

        她才看了多久的书,简直是天生的学霸。

        这地窖也不算小了,光线还那么昏暗,自己练了一遍居然能看到床上零星的跳蚤。

        还能看清手上的掌纹,听到后厨中庄晓蝶做饭的动静......

        王鲲一脸不敢置信,随即眼神一凝,猛地转身将油灯吹熄。

        地窖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黑暗中,王鲲的身体剧烈颤动着,一股巨大的狂喜涌上心扉。

        看得见......

        明明应该伸手不见五指,可自己却能看见手中那密集且有规律排列的掌纹。

        只是因为光线实在太弱,床上的跳蚤看得有点不太清晰了。

        自己只练了一遍那改良后的桩功啊。

        漆黑的地窖中,王鲲平复了一下心绪,重新起身来到空地处。

        开始有节奏的打起了改良后的动作。

        或许是动作连贯后效果更强,王鲲感觉体内的血液犹如泛滥的江河一样汹涌澎湃。

        朝元桩功的每一个动作都代表着一种兽类。

        也不知是不是吸收了梦无缺兽血的缘故,王鲲只觉得每做一个动作的时候,自己都真的化身成为一种野兽。

        这朝元桩功跟兽血搭配,简直是如虎添翼。

        半个时辰后,庄晓蝶才端着饭菜回到地窖。

        “相公?怎么灯熄了。”

        黑暗中,没有听到应答,庄晓蝶莫名有点心慌。

        凭借着记忆,摸索到桌子旁,将饭菜放下。

        取出怀中的火折子,点燃油灯。

        地窖重回光明。

        庄晓蝶转头一瞧,只见王鲲仅穿了条裤衩,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当即鼻头一酸,“哇”的一声就哭了。

        慌张的跑到王鲲身旁,不停的摇动着他的身躯。

        “相公,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乱练桩功的,你不要有事啊。

        你要有事,我就一个人了。”

        “娘子~”犹如梦呓的声音响起。

        “相公你醒了。”庄晓蝶惊喜道。

        “我要吃嘎嘎(肉)~”

        话音刚落,王鲲的鼻头一阵耸动,猛地睁开双眼。

        绿油油的~

        像饿了三天三夜的土狗一般,连爬带跑的来到桌前,抓着饭菜就往嘴里塞。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815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