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一百零四章 宗师王晔 特来拜见

第一百零四章 宗师王晔 特来拜见

        远武十六年,北原国倾尽国力,纠集二十万苍狼骑南下叩关。

        凉益郡龙门峰乃昭国北上门户,份属昭国三大军团之一的昭威军便常年驻守于此。

        自古以来,卧龙山脉便将凉益郡与北原国阻断开来,只有龙门峰这一处缺口能够通行。

        昭国历来有护国王坐镇,威震诸国,虽一人之力无法撼国,但各国君主皆怕其潜入国都,于睡梦中被摘取人头。

        因此也不敢对昭国大动干戈,甚至国力式微之时,还需朝拜纳贡。

        如今也不知北原得了何种消息,竟不怕护国王的名头。

        二十万武道修为至少血肉境的苍狼骑疯狂攻打龙门峰。

        龙门峰岌岌可危,慕容博远只能调动分散各地驻守的龙胆军前去协助守关。

        论士卒武力与规模,昭国比北原强了不止一筹,但龙门峰外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北原国人人擅骑战,一头苍狼成年便有血肉境的实力,且耐力十足。

        若是大军出关,定然会被机动性十足的苍狼骑给拖至溃败。

        为今之计只有死守。

        皇宫御书房内。

        慕容博远正在批阅前方急报,挥笔之间调动各地物资人力。

        而慕容兴则立于身侧,时不时提出疑问或与慕容博远商议对策。

        自王晔就任护国王后,慕容兴的地位水涨船高,朝堂上下似乎都默认其为昭国储君。

        慕容博远将手中奏折放至一边,目光移至一旁的地图,眉宇间露出一抹忧虑,长叹一口气。

        慕容兴从旁安慰道:“父皇莫要忧心,龙门峰乃天险之地,北原国哪怕兵力再添五成,也是无法破关。”

        慕容博远摇了摇头,“我等能看出这点,北原的人就看不出嘛,他们要么是有更大的阴谋,要么就是在试探。

        现如今也只有守到晔儿成长起来的那一天了。

        天下,乱了。”

        “有我在,乱不了。”御书房外响起霸道坚决的声音。

        只见一男子在一众太监的跪拜中,从御书房前的花苑小道迎面走来。

        身穿一袭天青色精致长袍,长袍上用银线绣着一道道古朴的花纹。

        深黑色的双眼犹如一片辽阔的大海,长发披肩,剑眉横飞,五官线条棱角分明,令人过目难忘。

        “晔儿。”

        “贤弟。”

        来人正是闭关三年的王晔。

        在慕容博远的感知中,王晔虽没有主动释放气息,但身上四溢的气血犹如狼烟般直冲天际,双眼神光四射,寒人心魄。

        明显是刚刚突破,还不能完全收敛气息。

        “晔儿!你晋升宗师了?”慕容博远激动的站了起来。

        三年不见,曾经稚嫩的脸庞也已变得俊朗,更是因为实力强大,眉宇之间挥斥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但见王晔站在御书房中,双手背负,微微颔首道:

        “没错,我花了三年时间,融会贯通了三十六门武技,一举突破宗师。

        外加那三千功奴的传功,我的功力已达五千年。

        只可惜哪怕我晋升宗师,横练功法大成,也只能容纳这么多功力了。

        再继续吸收下去,恐怕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慕容博远一听,赶忙来到王晔身前,细细打量着王晔全身上下,好似在观赏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或许是太过于激动,慕容博远身体剧烈颤动着,狂喜道:“可以了,可以了,你如今的实力已经比你爹强了。”

        “不够!”王晔双眼微眯,透露出一种决绝的意味,看向慕容博远道:

        “温贵那个老贼本身就是大宗师,更有漠汗国一国之力相助,他现在不会比我弱。

        要想重现护国王的威望,我必须晋升大宗师。”

        王晔这一番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慕容博远的头顶,令其刹那间冷静了下来,沉声道:

        “晔儿,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来,无论是人还是物,只要是昭国有的,任你取用。”

        王晔点了点头,思索道:“大宗师之境太过虚无缥缈,我观阅皇家宝库中的所有秘籍,皆没有什么具体的法子。

        我准备先去见一个人。”

        “谁。”

        “她是我大嫂,我能晋升宗师还多亏了她那一刀,给我斩明前路。

        或许,她有晋升大宗师的法子。”

        ......

        逍遥山庄地窖内。

        王鲲正全神贯注的打着朝元桩功。

        要想在武学之道问鼎巅峰,基础还需打好。

        像以前那种嗑药的法子,实属下乘。

        《死人经》王鲲也看过了,但若是修炼此功法,习练者的身躯会化为僵尸。

        虽说鸿钛在死人经后面注明,修炼此功有可能长生,但王鲲不想将自己练成一具尸体。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修炼之后触觉味觉这些东西会消失大半。

        这对于武者来说,是一个弊端。

        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也接受不了。

        这本秘籍,便被王鲲一直放在药架上,任它生尘。

        话说回来,朝元桩功着实是上佳的桩功,王鲲坚持了一个月,体内真气皆被经脉和丹田吸收。

        经脉以及丹田的强度大大增强,哪怕是上百年的功力也能轻松容纳。

        如今体内没有了真气,强化经脉丹田所用的便是气血。

        能量是守恒的,以前气血转化真气,真气强化经脉丹田。

        现如今是气血直接强化经脉丹田,消耗反而更少了一些。

        昏暗的地窖内,王鲲仅穿了个裤衩,浑身大汗淋漓,打的虎虎生风。

        而庄晓蝶则坐在椅子上,正在一针一线的给王鲲缝鞋垫。

        对她来说,这就是她的梦想。

        “大嫂,一别三年,小弟甚是想念,特来拜访。”

        恐怖的音浪穿透厚厚的土层,在地窖中回响不绝。

        王鲲和庄晓蝶均是动作一顿。

        王鲲捏了捏拳头,屏住呼吸,犹豫着要不要出去送个死。

        只见庄晓蝶伸出手指在唇前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放下手中的针线与鞋垫,深吸一口气大步往楼梯走去。

        王鲲看见这一幕,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

        庄晓蝶出去后,赶忙将木板盖回原处,急匆匆的沏了一壶茶,趁空闲时间镇定了一下心绪,面色从容的来到大厅之中。

        而王晔已经坐在太师椅上,手指轻敲桌面,显然已久候多时。

        “小叔久等了,请喝茶。”庄晓蝶微微一笑,提起茶壶往茶杯里倒茶,全程竭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发抖。

        王晔点了点头,轻轻捏起茶杯吹了吹,眼神却瞄向了后厨方向,淡淡道:“都怪小弟当年少不更事,做事莽撞,这些年辛苦嫂嫂了。

        但我王家的人,有些本分还是得守的。”

        庄晓蝶见王晔这副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雍容端庄的为自己倒了杯茶,全程含笑,一言不发。

        王晔转了转杯子,想着此行有求于人,还是不要先闹翻的好。

        “啪啪啪....”王晔放下杯子,鼓了鼓掌。

        只见逍遥山庄外走进两列仆人,每个人手里都抱着一木箱。

        来到大厅后,仆人们依次将木箱陈列在庄晓蝶面前,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王晔伸手一挥,一股气劲将木箱盖子掀了起来,露出里面的物事。

        有金银珠宝,文玩古董,名人字画,甚至还有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刀。

        “上一次多亏了嫂嫂那惊为天人的一刀,让我领悟了意境的奥妙。

        这三年来,我苦练三十六门绝世武技,终于领悟了自己的武道意境。

        并且侥幸晋升宗师。

        为表示感谢,这些心意还请嫂嫂收下。”

        庄晓蝶第一次见这种阵仗,心思比平时更活泛了一些,从王晔的态度来看,隐约判定了一下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眼神不着痕迹的撇过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淡淡道:“小叔客气了,都是自家人。”

        王晔见庄晓蝶对这些宝物无动于衷,心中不由更是高看了几分,语气柔和道:“其实小弟此次前来拜访嫂嫂,着实是有事相求。”

        “小叔有事直言便可,能帮的我一定帮。”庄晓蝶话语间竟是透露出几分大气。

        “好,如何晋升大宗师。”王晔直接单刀直入,表明来意。

        庄晓蝶微微一懵,面上却不显丝毫,冷笑道:“小叔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什么宗师大宗师的,我根本不知。”

        这坚决的话语,再配上那似有似无的冷笑,令王晔更加有点琢磨不透了。

        当即不死心道:“我知嫂嫂恨我杀了大哥,只要嫂嫂能告知前路,什么我都答应。

        甚至有些事,我也可以不追究。”

        王晔敲桌的手指暗暗指向后厨方向,可谓威逼利诱都用上了。

        庄晓蝶见王晔误会,也不敢解释,想着用什么法子将其打发了。

        当即心绪急转,脑海中快速回放王鲲对自己讲过的故事。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王晔见庄晓蝶似在深思考虑,也不催促,静静等候着。

        “什么要求你都答应?”庄晓蝶突然问道。

        王晔脸色一喜即收,但语气的急促却出卖了自己。

        “没错!哪怕是这护国王的位置我都可以拱手让你。”

        庄晓蝶转过头紧紧的注视着王晔的双眸,将女人的气势拉到顶点。

        一手指天,用沉稳的口气说道:“我要全天下所有的武功秘籍。”

        “所有?”王晔眉头微微一皱。

        庄晓蝶的手收了回来,一把按在茶杯上,“怎么,不值么?”

        这次相见,她身上还是没有丝毫功力,但她为何懂得宗师才能具备的意境。

        关于鬼神的书籍我也看过,莫非此人是仙人转世投胎。

        这等奇人异士,定然见多识广,她敢提条件,就代表她一定知道大宗师的秘密。

        想要全天下的武功秘籍,到底想要干什么,钻研出更强的武学么。

        若你是个男儿身,或不是王家人,我定要将你掳走,严刑拷问。

        王晔想了许多,见庄晓蝶似乎有端茶的动作,赶忙道:

        “值,相比能飞天遁地的大宗师,什么武功秘籍都值。

        只不过这么多的秘籍,哪怕是我,恐怕没个三年五载也弄不到。

        就算弄到了,嫂嫂也看不完吧。”

        庄晓蝶闻言沉默良久,竖起三个手指道:“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能弄多少秘籍是多少。”

        “好,一言为定,三日后我再来请教嫂嫂。”王晔站起身来,抱了抱拳,就准备去搜集秘籍换取晋升诀窍。

        “等一下。”

        庄晓蝶叫住王晔,脸上浮现出欣赏的表情,用一种长者的语气说道:

        “我现在就告诉你诀窍,如今正是两国交战之时,你身兼重任,也就不劳你多跑了。

        三日后你派人将秘籍送到就行。”

        王晔一听,心中对庄晓蝶竟莫名生出几分敬仰,恭恭敬敬的弯腰拱手道:“小弟洗耳恭听。”

        庄晓蝶顿了一下,用沧桑的语气说道:“路不能明说,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大道三千,条条大道通罗马。

        我只说一句,你记好了。”

        王晔连连点头,耳朵都恨不得竖起来,生怕漏听什么。

        “人是由一颗颗比恒沙还小的球组成的。”

        说罢,庄晓蝶便端起茶杯,用茶盖一下又一下的抹着漂浮的茶叶。

        端茶送客。

        王晔紧皱着眉头,却是摸不着头脑,但也没怀疑庄晓蝶所言的真实性。

        就算是忽悠,谁能说出大道三千,条条大道通罗马这种一听就蕴含至理的话。

        虽不知罗马为何物,但想必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境界,说不定还在大宗师境界之上。

        人是由小球组成的么。

        这句话又有何奥妙之处。

        剩下的路还得自己琢磨一番。

        王晔想到此处,见庄晓蝶脸色已经有微微不渝,当即起身抱拳道:

        “多谢嫂嫂信得过小弟,今日便不多做打扰了,改日再来讨教。”

        说罢,大步迈向山庄大门。

        庄晓蝶没有去看王晔的背影,而是专心的看着杯中茶水,放在嘴边轻轻品了几口。

        待耳中已经没有王晔的脚步声后,庄晓蝶才抬起头,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为防止王晔杀个回马枪或在暗中监视,庄晓蝶没有立马前往后厨。

        而是原处静坐了一小会。

        这才开始收拾茶具,到后厨清洗。

        像平常一样整理山庄内的各个房间,晾洗衣物,生火做饭。

        足足弄到天黑,一人饭量的饭菜才弄出锅。

        一个人静静的吃完,回到多年未住的房间休息。

        皇宫密库中,王晔正在接见数名名声显赫的御医。

        想要求证那一句话的真伪。

        然而御医给出的答复皆是否定。

        “这人都是由骨肉经脉构成,怎么可能是由小球构成的。”

        王晔点了点头,将众位御医挥退,一个人静静思索。

        这时一名属下走了进来,附耳道:

        “启禀护国王,属下蹲守了一夜,没有发现有多余的人。”

        王晔摇了摇头,淡淡道:“看来嫂嫂是发现了你,这不怪你,毕竟你修为太低,下去吧。

        告知陛下一声,我要开始闭关了,若无大事不要打扰。”

        “是。”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797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