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八十一章 用计弑父 新护国王

第八十一章 用计弑父 新护国王

        三日后。

        安赤城突然大关城门,严禁百姓出入。

        皇宫更是两步一哨,三步一防。

        慕容博远忧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王霸,沉声道:

        “你如今还能撑多久。”

        王霸闭着眼,喃喃道:“半年。”

        慕容博远点了点头,情绪有些低落道:“鲲儿在哪,要不我派人去寻他回来。”

        王霸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派王府的人去吧,这么多年,朝中暗恨我的人太多,保不定会借机害了鲲儿。”

        慕容博远眉毛微挑,用一副责怪的语气道:“你这话说的,那温贵不也是你的心腹么,结果却是漠汗国的间谍。”

        “这时候了,你还笑话我。”王霸轻笑一声道。

        慕容博远叹了口气,知晓现在怪谁都没有用了。

        “你就好好躺着吧,皇宫还是比较安全的。”

        王霸这才睁开眼,坐了起来道:

        “不必,虽然我仅剩千年功力,但这世上的大宗师不过一掌之数,普通宗师来了,也不是我对手。

        只不过往后百年,怕是昭国不能稳坐钓鱼台了。”

        慕容博远知晓王霸决意要走,也不作挽留,背负着手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还看商儿和鲲儿的了。”

        王霸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去,刚到门口时,微微侧头道:“若是鲲儿以后对晔儿有什么想法,还请你多帮衬一下。”

        慕容博远坐在椅子摆了摆手道:“说的什么话,我自然不会眼看他们兄弟相残的。”

        王霸这才放下心,大步离开御书房。

        王府,练武场。

        王霸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场中努力练功的王晔。

        也不知其到底练了有多久,只见其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刚刚过膝的短裤,汗水覆盖全身,犹如打了蜡一般。

        或许,晔儿来继承护国王之位,也算不错。

        王霸心中微微有些动摇。

        但转眼间就将这念头掐断。

        祖训,不可废。

        “晔儿。”王霸轻声叫道。

        王晔猛地停下动作,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然后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手中的剑“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快步冲到王霸身前,一把将王霸抱住,“爹,你回来了,晔儿好想你。”

        忽然,王晔一脸惊恐道:“爹!你的手呢!”

        王霸此刻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抚摸着王晔的脑袋,柔声道:

        “武者厮杀,断一只手罢了,莫要再问。

        爹走之前让你学文,你怎么不听爹的话啊。”

        王晔抬起头,一脸坚定的看着王霸,眼中似有星光闪烁,说道:“晔儿想要练武,以后可以保护爹爹,保护昭国百姓。”

        王霸一听,抚摸王晔的手微微一顿,脸上浮现宠溺的笑容道:“那你可要努力啊。

        咳咳。”

        “爹,你怎么了。”王晔焦急的问道。

        王霸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

        “没事,爹最近有些劳累,先回房调息一下。”

        说罢,王霸轻轻拉开王晔的手,转身往后院走去。

        王晔则站在原地,静静的王霸,眼神中充满了担忧,渐渐的,眼神又恢复冷漠。

        走到练武场旁的石桌处,将石桌上的外袍往身上一披,便往府外走去。

        丐帮原本是最近两月新建的帮派,主要成员基本都是沿街乞讨的乞丐。

        创立者是丐帮帮主杨大牛,以及杨二牛、杨三牛、杨四牛、杨五牛四位长老。

        丐帮下层人员负责日常乞讨,高层负责放高利贷。

        若是有人不还钱,那就等着几百个乞丐上你家吃饭,往你家门口泼粪吧。

        只不过丐帮才刚刚创立几天,便被慕容兴和王晔盯上了。

        按慕容兴所言,这个帮派潜力巨大,且放高利贷这种敛财极其迅速。

        不出几年,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于是,两人便将丐帮拿下,做起了幕后之人。

        丐帮总舵。

        慕容兴坐在书房内正在看书喝茶。

        王晔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往慕容兴对面一坐。

        慕容兴微微一笑,提起茶壶给王晔倒茶,“晔弟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事。”

        “王霸回来了。”王晔面色阴寒道。

        慕容兴闻言一顿,手中的茶壶重重落在桌面上,沉声道:“难怪了,怪不得今日我要回皇宫都被拒之于外。”

        王晔继续道:“王霸断了一只手,且气息不匀,定然是受了重伤。”

        慕容兴闻言大惊失色,噌的站了起来道:“重伤?你能确定?”

        王晔点了点头道:“像他这样的高手,乱了气息可不是什么小伤。

        再大胆点猜测,他命不久矣。”

        慕容兴深吸一口气,背着手来回度步道:“这就不妙了,他若是时日无多,定然会将你哥哥召回来,传授成为绝世高手的秘诀。”

        “我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的。”王晔突然说道。

        慕容兴瞳孔一缩,不敢置信道:“你想......”

        王晔直视慕容兴,点了点头,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道:“借你心腹一用。”

        慕容兴眉头微皱,不解道:“那四人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且都是先天境界,对上你爹怕是徒劳送命吧。”

        “先下毒。”王晔冷声道。

        慕容兴眉头皱的更紧了,“可绝世高手万毒不侵.......”

        “给我下毒!”王晔一把将茶杯捏碎。

        “晔弟三思啊!”慕容兴沉声道。

        然而王晔根本不听,站起身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

        “明日一早,你就让四人前来刺杀王霸,王府内的侍卫我会假传消息将他们调走。

        一切只能按我说的办,这是我们唯一的翻身办法。”

        来到屋外,王晔看向天边的云霞,心中默念。

        也是我报仇的唯一办法。

        翌日一早。

        阳光透过门缝射入屋内。

        盘膝运功的王霸耳中听到了些许脚步声。

        紧接着,便是王晔的声音,“爹,我让厨房做了碗稀粥,你趁热喝了吧。”

        “是晔儿啊,进来吧。”王霸心中颇觉得有点暖心。

        只见王晔用身子推开房门,手里端着盘子,盘中盛放着一碗晶莹剔透的稀粥。

        王霸见状脸色略有些凝固。

        一眼就看出了这稀粥下了毒。

        心中微微发寒,紧盯着面色如常的王晔道:“晔儿,有心了。”

        “快喝吧爹,待会凉了就不好喝了。”王晔催促道。

        王霸点了点头,拿起盘中的稀粥,喝了一口。

        “咕噜咕噜~”

        耳中却是听到了王晔肚子叫的声音。

        “晔儿饿了吧,爹不饿,你也喝点。”

        王霸将稀粥往王晔面前一递,神色冰冷道。

        王晔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一般,咽了口唾沫,将碗接了过来,疑问道:“爹,你真不喝了吗?”

        “不喝。”

        王晔点了点头,猛地将碗举起,一口将碗中的粥灌入嘴中。

        王霸本以为对方只是做个样子,没想到居然真的喝了下去。

        毒不是晔儿下的!

        “啪。”

        王霸挥手将王晔手中的碗扇飞至墙上,撞成碎片。

        再一看,王晔已经将口中的粥给咽了下去,呆呆的望着自己。

        “晔儿你怎么样了!

        来人!”

        王霸一把捏住王晔的手腕,真气涌入王晔经脉,查看是否中毒。

        好霸道的毒!

        毒素迅速融入血液之中,现如今已经在往骨髓里浸了。

        王霸心中一寒,居然有人潜入王府下毒,自己真不是人,还怀疑晔儿。

        此刻的王晔也已经感觉到毒素发作,整个脸都变得铁青。

        王霸赶紧将王晔拉到床上,双膝盘坐,为其运功逼毒。

        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王晔体内,然而这毒似乎有灵性一般。

        一碰到王霸的真气,立马便沿着经脉涌入王霸体内。

        王霸眉头一皱,却没有停止逼毒。

        一旦停下来,晔儿肯定就只有死。

        “爹,晔儿好难受啊。”王晔背对着王霸虚弱道。

        “没事,你是中毒了,爹一会就将你体内的毒给逼出来。”

        王霸安慰道,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道:“晔儿,王府的护卫呢。”

        王晔似是没有了力气说话。

        王霸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加大真气输入。

        只见王晔体内的毒素开始沸腾,齐齐朝着王霸体内涌去。

        渐渐的,王晔的脸色变得红润,而王霸的脸色却开始变得铁青。

        不过王霸心里不是太担心此毒。

        只要到时候花点时间用真气慢慢将毒素磨灭便是。

        忽然,王霸耳朵一动,停止运功。

        一把抓住王晔的后领,往上一跃,冲破屋顶,来到了外面。

        而刚刚两人待过的床却已经被四道无形剑气给剿的稀碎。

        “好胆,先天也敢来送死。”

        王霸面色阴沉的看着围着屋子的四人,想要运功将四人击毙。

        但体内的毒素已经融入自己的血液中,正往骨髓里浸。

        却是刚才逃生那一刻,妄动真气,使得真气失去了心神控制,没有去压制毒素。

        当即调动真气重新将毒素给压制住。

        深吸一口气,抬起仅剩的右手。

        四名先天立马惊惧不已,疯狂后撤。

        然而刚退了一段距离,却发现王霸只是虚张声势,已经领着王晔往王府深处跑去。

        此刻王霸心里沉重不已。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下毒之人本是出了一手昏招,给自己下毒。

        若是自己将稀粥喝完,凭借着千年功力所带来的百毒不侵之体,根本就不会中毒。

        可谁叫自己怀疑自己的儿子,让自己的儿子喝下毒粥。

        只能说对方歪打正着,也怪自己太过心狠。

        后方四名先天穷追不舍。

        王霸领着王晔疯狂逃窜,终于来到了书房。

        将书架上的机关扭动,墙壁处出现了一道门户,正是王府密库的大门。

        王霸带着王晔躲进密库,再次扭动机关将门户关好,顺便又扭动了一下另一个机关。

        这样外面就打不开了,相当于是进行了反锁。

        整个密库通体由千年玄铁打造,哪怕是宗师亲至也是打不破。

        沿着密库楼梯一路向下行去。

        只见密库中存放着大量珠宝以及数十个密封的箱子。

        密库角落里,有着十几个书架,上面满当当的都是各门各派的绝学,甚至连其他国家的教派秘术都有。

        王霸将王晔放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运功逼毒。

        “爹,你没事吧,都怪我,给你端粥喝。”

        王晔呜咽着,抹着眼泪道。

        “不怪你,是爹的仇人太多。”王霸努力的用真气压制毒素,可这毒只能压制,磨灭起来颇有些耗费时间。

        盏茶时间,毒素才磨灭了不到百分之一。

        且每磨灭一分毒素,自身就要损耗差不多一年功力。

        王霸微微睁开眼,慈爱的看着垂泪不已的王晔道:

        “晔儿,爹给你念一部功法,你记好了。”

        机会来了!

        王晔心中狂喜,面上却悲痛不已道:

        “嗯,爹爹说什么,晔儿都照做。”

        王霸扯出一丝微笑道:“我护国王一脉,能立足千年,其实是靠祖祖辈辈传下的功力。

        一代又一代。

        到了爹这一代,本已经积蓄了万年功力。

        但前不久爹遇见一大敌,透支了九千年功力才与其两败俱伤。

        你兄长不知何时才会回来,爹还没来得及找人通知他。

        这毒,爹不打算解了。

        解此毒大概需要百年功力,爹不想再耗费功力了。

        再说,就算解了毒,爹最多也只能活半年。

        这千年功力,爹打算传给你。

        等你大哥回来,你再将功力传给他。”

        王晔连连摇头,泪流满面道:“晔儿不要功力,晔儿只要爹。

        晔儿没有娘了,不能没有爹,晔儿不想当孤儿。”

        听到王晔提起他娘,王霸心中更是愧疚不已,装作大怒喝道: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我念你记。”

        ........

        一个时辰后。

        “晔儿可记清楚这圣心诀了。”王霸略有些虚弱道。

        王晔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道:“记住了。”

        王霸微微颔首,一掌拍在王晔胸前,真气犹如怒海狂潮般涌入王晔体内。

        而王霸体内的毒素,失去了真气压制,也疯狂往骨髓里钻。

        其中一部分毒素似乎想要跟着真气洪流往王晔体内奔去,却被王霸用极少的真气给束缚住。

        时间一点点过去。

        王晔浑身真气鼓动,青筋暴起。

        王霸心中微微一沉,甚是担忧。

        因为王晔没有修炼过朝元桩功,体魄还不够强,有可能会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真气。

        然而,随着真气涌入越来越多,王晔悲痛的神色渐渐的变得冷漠。

        忽然,一股先天威势从王晔体内迸发开来。

        王霸内心颤抖,多少代了,王家传人已经多少代人没出过先天了。

        只因王家传人基本上每一代都知道自己往后会成为绝世高手,每天混吃等死纸醉金迷,根本就没有去领悟红尘。

        而王晔信念强大,且心中一直压抑着仇恨。

        如今看到了苦尽甘来的曙光,心中喜悦之情瞬间将瓶颈冲破。

        “爹,你说,如今的我,是不是比大哥更适合做护国王。”王晔感受着体内真气越来越庞大,悠悠道。

        王霸脸色微微不悦道:“莫要被这虚无的强大所蒙蔽,王家祖训便是嫡长子继承护国王。”

        “我,若是不给呢。”王晔冷笑道。

        王霸见状,猛地停止传功,将手移开,指着王晔颤抖道:

        “你早就算好了,是你下得毒,护卫也是你支开的。”

        王晔扭动了一下脖子,站起身来,捏了捏拳头,闭目感受着此刻无与伦比的强大感。

        “不错,我假传你的命令,让他们去无夜城接大哥。

        王霸,你心里只有大哥,我比他强一百倍一千倍,你都不愿意将功力给我。”

        王霸此刻变得发须皆白,骨瘦如柴,颤颤巍巍说道:“功力太多可不是好事,不然为何每一任护国王都活不过五十。”

        “放屁,那为何最开始几任护国王能活一百多岁。

        我查过了,他们对外显现的都是宗师境界。

        你们短命,只是因为你们废物,德不配位。

        整日只会贪图享乐,以为功力多就能代表一切。

        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你练过功,废物一个。”

        王晔一脸不屑道。

        话音刚落,王晔一把将王霸的脖子捏住,狰狞道:

        “我还记得两年前,娘死的那一幕。

        你以为我不懂事?

        以为我不知道娘是你逼死的?”

        王霸闻言,瞳孔一缩,认命般道:“原来你都记得,是我的错。

        你说得对,我是个废物。

        有了实力,心就薄了。”

        王晔的手微微用劲,捏得王霸发出“咯咯~”的悲鸣声。

        “以后护国王一脉不会是废物了。

        瞪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拥有千年功力的先天武者。

        我今年才九岁!”

        说完,王晔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慢悠悠的转身。

        “咳咳......”王霸不停的咳嗽,大口呼吸着空气。

        “噌。”剑鸣声响起,角落里的一柄宝剑飞入王晔手中。

        剑光闪烁。

        王霸的头颅掉落在地。

        王晔脸色不变,也不回头,大步走到密库大门处,扭动机关。

        大门缓缓开启。

        四名先天见王晔提着带血的宝剑站在门口,且浑身散发着恐怖至极的真气。

        均是脸色一喜,当场单膝跪地道:“恭喜护国王。”

        王晔微微颔首,往后指了指道:“这次多亏了你们,里面宝物随便挑。”

        “多谢护国王。”

        四人大喜,急匆匆的涌入密库中。

        不一会,剑光再次闪烁,密库中多了四具尸体。

        午时,晴云似火,整个安赤城似乎都因燥热而沉寂了下来。

        王晔站在书房屋顶,吹了吹口哨,然后取出细绢,温柔的擦拭宝剑上的血迹。

        盏茶时间后,慕容兴带领着官兵们,涌入王府大门。

        “贤弟,你没事吧。”慕容兴面上担忧,心中却是狂喜道。

        王晔一跃而下,走到慕容兴面前,淡淡道:“我爹原本深受重伤,又遇四名宗师偷袭,不幸身亡。

        悲痛之际,我觉醒了绝世宝体,成为绝世高手,将四人斩杀。

        留一部分人保留现场,我们去皇宫吧。”

        慕容兴闻言,微微一怔,却又转眼恢复如常,疑惑道:“去皇宫?”

        王晔一步一步往外走去,悠悠道:“自然是将此事亲自告知陛下,也好顺理成章的接过护国王的重任。”

        慕容兴脸色一喜,连忙跟了上去。

        身后众多官兵本就是慕容兴的人,齐齐单膝跪地,大喝道:

        “恭送护国王。”

        皇宫大殿。

        慕容博远孤零零的坐在龙椅上,目光看向一步一步走入大殿的两人。

        王府发生的事,自然已经先一步传入了慕容博远的耳中。

        老友去世了。

        至于是不是被四位宗师所杀,慕容博远也有些许线索。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太较真的话,昭国也就完了。

        进入大殿的两人没有说话,齐齐跪在了殿中。

        慕容博远闭上眼深深叹了口气,没有提王霸的事,而是说道:

        “前线来报,南阳与北原似乎都厉兵秣马,准备大举进攻昭国。”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王晔冷冷道。

        慕容博远摇了摇头道:“可你只有千年功力了吧。

        若是遇见多个宗师围攻,怕也凶多吉少。”

        王晔闻言,身上的先天威势猛然一放一收。

        身旁的慕容兴当即被压趴在地上。

        慕容博远亦是微微动容,站了起来,然后又叹了口气道:

        “你很不错,可依旧敌不过大宗师。

        据悉,你爹就是被漠汗国的大宗师拼掉了九千年功力。”

        王晔沉默了一下,站了起来,直视慕容博远。

        足足过了半盏茶功夫,王晔这才转身往大殿外走去。

        “有我在,昭国不会亡。

        先天不行,那我就成为宗师。

        宗师不够,那我就成为大宗师。

        别人可以的,我也可以。

        再加上千年功力相助。”

        王晔微微侧目道:“陛下你说,何人是我敌手。”

        慕容博远闻言,一屁股坐回龙椅,呆呆的看着渐行渐远的王晔。

        直到王晔消失在群殿之中,慕容博远才回过神,深吸一口气,盯着殿中跪着的慕容兴道:

        “兴儿,以后昭国就交给你和晔儿了。

        我,老了。”

        说罢,在慕容兴一脸激动的注视下,起身,颤颤巍巍的离开。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497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