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七十四章 魔音宗主 故人相斗

第七十四章 魔音宗主 故人相斗

        两人足足站了两个时辰。

        舍利苑外热火朝天,轮盘就没有停下过。

        但始终无人转到舍利子。

        涅槃大殿中三位老僧均是宗师高手,郑莹知晓自己不是对手,只能按耐住冲动,没有贸然动手抢夺。

        落日西沉,火红的晚霞染红了整个天际。

        郑莹似是叹了口气,转过头朝着陈空比划了一番。

        陈空点了点头,领着郑莹前往厢房。

        浮屠寺在吃住这方面倒是大方,不收一分钱。

        但是各种附加服务,就不是普通人经受得住的了。

        此时,万佛大殿内的论法大会也已经步入尾声。

        “阿弥陀佛,老衲在知乎圣地的书山学海阁前看见过这么一道碑文。

        所谓修行便是不断的认知自我、感悟天地,只有如此才能知晓后路。

        若是连路如何走都不知,又谈何突破呢。”灵门悠悠道。

        殿中一人询问道:“敢请教灵门大师,何为认知自我,感悟天地。”

        灵门摇了摇头,叹息道:“老衲亦不知此为何意。

        只不过是照本宣科,复述一遍先贤之言罢了。”

        “铛、铛、铛......”九声钟鸣响起。

        灵门听见钟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此番论法大会就此结束。”

        众人皆双手合十,回了灵门一礼。

        这时,灵门身旁的无心方丈站了起来,双手合十,一脸笑意道:

        “阿弥陀佛,诸位远道而来,浮屠寺上下不胜感激。

        出家人孑然一身,也没什么好拿得出手的。

        但为了让诸位不空手而回,灵门师叔祖特意手书了一本修炼心得。

        由功德苑弟子抄录了几十份。

        这些修炼心得,一本只需三百万两银钞或者是等价物品交换。

        这些钱正好给寺里的佛陀菩萨修缮一下金身,也算是诸位积德行善了。

        若是诸位不嫌弃,便拿去吧。”

        无心说罢,拍了拍手。

        只见数十个功德苑弟子每人捧着一本书籍步入殿中,各自站在一位来宾的面前。

        有人不想花这个冤枉钱,于是找借口道:“这次来的匆忙,胡某没有带足钱两啊。

        可惜了,可惜了,不如方丈将心得给胡某留一份。

        等下次来的时候,胡某定然多准备一点钱两。”

        无心闻言,微笑道:

        “施主莫要苦恼,刚好这次丐帮金沙郡分舵秦舵主也来了。

        钱财没有带足的施主们,大可以在秦舵主那先借一下。

        秦舵主也与我寺商量好了,在座各位借的钱一月之内还清,便不收一分利息。”

        ......

        众人颇有些无语。

        这帮和尚敛财的手段也太狠了。

        “区区三百万两便能得到大宗师的修炼心得,完全值得,这是莫某的心意。”

        忘情剑派莫长老从怀里取出一叠银钞,每一张都是十万两的面额,足足三十张。

        大家这下算是看出来了,忘情剑派就是浮屠寺这次请的托。

        能进入万佛大殿的,都是有头有脸之人。

        哪怕自己觉得真不需要这修炼心得,却也怕他人说自己买不起。

        只能纷纷交出钱财购买心得。

        当然,也有钱两没带够的。

        那就只有借丐帮的一月免息高利贷了。

        半个时辰后,迎着落日的余晖,无字辈高僧们站在寺门口,目送离开的武林同道们。

        基本上大部分人来的时候都是一身轻松,想着吃喝一顿,凑个热闹。

        走的时候,均是收获满满,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

        估摸着这些人这辈子都不愿再来了。

        但是没关系,下一次论法大会又是百年以后。

        那时候来的都是一代新人了。

        韭菜要一茬一茬的割。

        夜幕降临。

        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乌云遮盖了天幕。

        那远近的寺庙佛塔高高低低的星点烛光摇曳在风中,如梦似幻。

        陈空没有去火窖,而是回到自己僧舍里静静等待着。

        今天那名苦行僧很古怪,陈空明显察觉到那人对舍利子的渴望。

        且那人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选择留宿寺里。

        或许,今晚是个机会......

        陈空来到窗边,打开窗户。

        一阵夜风袭来,刮得烛光摇曳,烛泪淌流,烛光闪烁,忽明忽暗。

        陈空缓缓闭上双眼,利用远超常人的听觉,静心倾听浮屠寺里的动静。

        诵经声、木鱼声、脚步声、搏斗声、风声.....

        “又一个盗取舍利之人,押送至浮屠塔,明天让此人宗门出钱赎人。”

        涅槃大殿方向,传来苍老的声音。

        好家伙,白天用舍利勾引人,晚上还钓鱼执法。

        静静听了一个时辰,陈空忽然睁开双眼。

        朝着不远处的火窖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离开僧舍,往舍利苑潜去。

        今夜的火窖,不太平啊。

        离远点,免得殃及池鱼。

        “慕宗主,你果然背叛了圣宗。

        我已晋升大宗师,不日便要前往圣佛洲。

        在走之前,我得取回圣宗丢失的万象锤和佛音梵唱。”

        火窖内,一位身材消瘦的男子站在灵真身后,沉声道。

        但发出来的,却是女子的声音。

        灵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继续敲动木鱼。

        忽然,男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个闪身离开火窖。

        刚到火窖外面,便发现灵门站在不远处,双手合十,一脸慈悲道:

        “阿弥陀佛,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提刑司季督主居然是魔音宗宗主。

        季文耀,姚文姬。

        蒙骗天下数十年,姚宗主可真有你的。”

        姚文姬被人撞破身份,也不再隐藏,全身蠕动了几下。

        恢复了原本沉鱼落雁般的脸孔,以及玲珑般的曲线。

        同时周身真气鼓动,迸发出大宗师的气势,整个人缓缓乘空而起。

        灵门见状,双手合十颂念心经,整个人同样缓缓浮空,升上天去。

        与此同时,浮屠寺内的僧人皆感受到了两股大宗师威势,但凡宗师级别的僧人都纷纷赶往火窖。

        其他弟子,则纠集在一起,往远离火窖的方向跑去。

        涅槃大殿旁边的小殿内,三位老僧齐齐睁眼。

        对视一番,两人直接运转轻功前往火窖。

        而剩下那一人,则来到涅槃大殿内,将两颗先天舍利收起。

        这才离开。

        至于那颗宗师舍利,其实是个西贝货罢了。

        而在厢房里等候机会的郑莹,此时也悄然出门,往舍利苑赶去。

        离尸印发作只剩九天了,若是再寻不到舍利,便会永世不得超生。

        虽然吞下舍利会立马身亡,却还有轮回转世的机会。

        “老秃驴,受死。”

        天空中传来一声清喝,一只玉爪凭空浮现,朝着灵门狠狠抓去。

        “阿弥陀佛。”

        灵门轻诵一句佛号,身体周围幻化出一尊金灿灿的佛陀法相,将玉爪给挡了下来。

        “施主也请接老衲一记度厄掌。”

        随着灵门话音落下,法相抬起右掌,横推而出。

        姚文姬丝毫不惧,刚才那一招仅仅是试探罢了。

        同样现出一道鼓状法相。

        只见灵门法相的右掌刹那间拍在了巨鼓之上。

        “咚!”

        传出一声惊天炸响,将已经赶到火窖的诸多宗师僧人震的头晕目眩。

        见鼓状法相挡住了自己的度厄掌,灵门微微摇头,沉声道:

        “法相不全,有物相,无本相,是谁给你胆,居然敢来浮屠寺撒野。”

        说罢,只见佛陀法相摊开左手,手心中飞出一枚铜钱,砸向巨鼓。

        “所谓大德高僧,法相居然是这等俗物,真是可笑。

        你以为本姑娘来此,会没有准备嘛。”

        姚文姬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巴掌大小的手鼓,另一只手不停地拍打手鼓。

        与此同时,巨鼓法相也一起发出声音。

        “咚、咚、咚.....”

        一道道犹如实质的音波往周围扩散开来,却又在中途收束,齐齐撞向铜钱法相。

        那枚铜钱法相当场就被音波所阻,竟然进不得丝毫。

        而地面上的宗师们,却也有些承受不住余威,纷纷盘膝而坐,封闭听觉,开始齐齐口诵佛经。

        “原来是带了森罗鼓,此物与佛有缘。”灵门淡淡说道,随即双目一睁,这才开始用出全力。

        只见佛陀法相和铜钱法相均是大放光明。

        远超普通大宗师的威势爆发开来,铜钱瞬间便冲破音障,击在鼓面上。

        这一下,并没有发出鼓声。

        因为巨鼓法相已经被铜钱法相射了个对穿。

        “噗~”

        姚文姬法相被破,当即吐了口鲜血,整个人从空中掉了下来。

        姚文姬毕竟是刚刚突破大宗师,哪里是在知乎圣地深造三十六年的灵门对手。

        灵门可是已经大宗师圆满,需要武道金丹级别的舍利,以求突破。

        正当地下的宗师们以为强敌被解决,想要去擒拿妖女之时。

        “速速退去。”灵门沉喝一声。

        众人一听,立马运转轻功,飞速往远处逃离。

        顷刻间,又一股大宗师威势迸发而出。

        只见灵真手持木鱼,一步一步踏出火窖,身体同样开始蠕动。

        待来到身受重伤的姚文姬面前时,已然化作一名美妇。

        然后缓缓抬头,用一种愤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灵门。

        “慕......你还好吗。”灵门踌躇了一下,轻声念道。

        然而灵真,也就是三十六年前的魔音宗宗主慕窃淑,一言不发,冷冷的注视着灵门。

        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与此同时,舍利苑。

        郑莹手提长刀,一个跃身,翻过墙头,来到院中。

        只见涅槃大殿大门敞开。

        一眼就能看见摆放在涅槃大殿供台上的舍利子。

        郑莹紧了紧手中的刀,暗自警戒,悄无声息的打量了一下四处。

        轻轻挪动脚步,往殿中走去。

        忽然,郑莹猛地转身,一刀斩出。

        “叮。”

        金铁交加之声响起。

        只见陈空眉头紧皱,就站在郑莹身后,双手合十,一记童子拜佛接住了郑莹的刀。

        这刀法,好像是......

        然而在关键时刻,郑莹可不管来的是谁,只要阻止自己取走舍利,都是敌人。

        当即一记势大力沉的弹腿,由下至上击向陈空的罩门。

        陈空双手一松,双臂交叉成十字架,一个下压,抵住郑莹的弹腿。

        “葬一。”

        一记璀璨锋利的刀光,横切而来。

        陈空瞳孔一缩,瞬间知晓了对方的身份。

        刀光闪过,郑莹眼神一凝,却是发现眼前一空。

        前方没有,左边没有,右边没有......

        好像陈空凭空消失了一般。

        猛地回头,郑莹用力的捏了捏刀柄。

        只见涅槃大殿内,陈空背对着大门,已经从供台上拿起了舍利子。

        郑莹再也忍不住了,眼睛刹那间变得通红,整个人急射而出。

        但见陈空悠悠转身,摇了摇头。

        “嘭。”

        郑莹一阵恍惚,待缓过神来时,发现陈空单手握着自己的脖子,将自己按在地上。

        那颗舍利子便在陈空的另一只手上握着。

        “砰”

        一声脆响。

        陈空将手中的假舍利捏爆。

        然后松开郑莹的脖子,朝着郑莹比划道:舍利是假的。

        郑莹当即面如死灰,大口呼喘了两下。

        仅仅一瞬间,郑莹神色便恢复冷漠,双手支撑着起身,看了陈空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手里的刀越捏越紧,脸色渐渐变得凶狠。

        等不了了。

        偷不到,那就抢。

        哪怕最后抢不到,永不超生万劫不复。

        临死前也要杀他个天翻地覆,不枉人间走一遭。

        陈空感知到郑莹冒出的杀气,极为不解。

        细细一打量,却是心头一惊。

        一眨眼,陈空便挡在郑莹身前,一把将其手臂抓起。

        郑莹刚要发作,却见陈空正细心的查探自己身体,也就忍了下来。

        这个人太熟,先不杀。

        陈空越查越心惊,郑莹没有心跳,且身体几乎跟死尸一样,完全没有温度。

        将其袖口往上一撩。

        只见其手臂上布满了尸斑。

        陈空当即双手比划道:怎么回事,或许我能帮到你。

        郑莹诧异的看了眼陈空,没想到他会这么好心。

        在郑莹眼中,陈空一直是个无利不起早,且诡计多端的小人。

        就这么个小人,要是自己实力比他强,定然一刀把他给砍了。

        当然,陈空发好心,郑莹也不会傻到拒绝。

        旋即比划道:我种了幽冥圣地弟子的鸿尸印,必死无疑。

        若是不服用先天以上级别的舍利子,死后永不超生。

        陈空点了点头,放下郑莹的手,比划道:明日我来寻你。

        郑莹犹豫了一下,选择相信陈空,笨拙的抱了抱拳,以示谢意。

        然后纵身一跃,离开舍利苑。

        陈空摇了摇头,将涅槃大殿地面的碎片收了起来。

        紧接着来到院落里,把刚才搏斗的痕迹一点点清理干净。

        这才抬起头,望向旁边屋顶上......转身离去的郑莹。

        这真是,赤裸裸的不信任啊。

        陈空心中暗叹道,脚尖一点,整个人轻飘飘的飞过院墙。

        刚离开不久,陈空耳中就听到“噗通”声。

        菩萨林中。

        这里到处都是石雕的菩萨像,没有一丝灯火。

        昏暗中,陈空将不省人事的郑莹拦腰抱起,悄无声息的离开。

        只因郑莹刚才妄动真气,导致气息不稳,脑海中的鸿尸印突破爆发,将其神志给彻底压制住了。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4530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