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三十五章 拧布成棍 郑莹坠潭

第三十五章 拧布成棍 郑莹坠潭

        林中静的可怕。

        远处山巅的外门别院早已处处都是移动的火把。

        陈空单手持棍,默默的与云长老相对而立。

        这云长老有伤在身,但伤势却不是很重。

        只因为眼睛处于半瞎状态,使其实力被严重制约。

        若不是如此,陈空此次也不会出面。

        要知道先天与后天可称得上天壤之别。

        也是因为郑莹够狠,口含刀水喷伤云长老的眼睛。

        不然的话,为保自身安全,陈空恐怕会拿钱不办事,在远处看着郑莹被杀。

        现在嘛,还是早点解决了对方,免得被人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陈空手中的木棍一紧,双腿微微弯曲。

        “轰~”

        脚下的泥土炸起。

        陈空仿若闪电一般直射云长老。

        这突如其来的炸响,惊了云长老一跳。

        本能的往后退去,同时双手架起。

        “嘭”

        木棍狠狠劈打在云长老的手臂上,将其抽飞。

        陈空为了今晚的行动,可是专门从晚饭后便开始积蓄真气。

        不然没有真气加持,这事先准备好的木棍,恐怕一击就碎。

        反观此时的云长老,神色却不复刚才的凝重。

        甚至有了些许欢喜。

        手臂只是感觉疼痛和些许麻木。

        这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力道十足,但真气匮乏,怕打坏了木棍。

        也就是说,对方真实境界是后天,而且恐怕也就是初入门的皮膜境。

        没有足够的真气,想要仗着天生力大杀自己。

        哼。

        做梦。

        想到此处,云长老顿时信心爆棚,真气外放,令自己凌空的身形停了下来,稳稳的落至地面。

        “嗖”

        凛冽的棍风袭来。

        云长老虽看不清,却凭借着先天高手的反应不停地躲避着。

        哪怕时不时的挨上两棍,却也无伤大雅。

        武者,挨打受伤乃常事,痛一下也无妨。

        明月映照在绵密的林中,草地上浮现出重重树影。

        寒潭上漂浮的烟雾渐渐弥漫。

        郑莹本已经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开始剧烈的搏动。

        刚才陈空给郑莹服下的,正是中医图录上记载的催心散。

        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昏迷中的郑莹体内真气开始自行运转,将凹陷的胸腔渐渐的撑了起来。

        一双寒眸睁开。

        郑莹只觉得全身动弹不得,身体上下无一处不痛。

        尤其是心口,感觉里面的心脏似乎要撑爆了一般。

        耳中传来呼啸的棍棒声。

        郑莹知晓陈空定然在与云长老作战。

        为了不让其分心,郑莹银牙紧咬,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

        寒风瑟瑟,落叶萧萧。

        密林中似乎处处都是翻飞的棍影,成片成片的打在云长老身上。

        然而云长老却丝毫不慌,要么闪躲,要么硬抗。

        偶有几次,云长老心中确认了陈空的方位,还会反击一下。

        只不过每次都被陈空惊人的速度躲开。

        “啪!”

        这一棍,陈空找准时机,用尽了全力,狠狠的劈打在云长老的眼框。

        木棍应声而碎,完成了它的使命。

        “啊!”

        云长老一阵痛呼,胡乱的朝着四处攻击。

        拳脚掌各个形状的外放真气朝着四周激射,将陈空逼退。

        陈空默默的退后一段距离。

        “我...瞎了。”

        云长老不敢置信的自语道,随即面容一横,扎了个马步,用仅存的真气护住全身。

        现如今,只有保存真气。

        等宗门发现自己所在。

        这样还有活命的机会。

        不然在这密林之中,到处都是树木,自己真气一旦耗尽,对方只要多换几根木棍就能将自己打死。

        陈空见云长老这番动作,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俯身将破碎的木棍碎片捡起,往远处的篝火扔了过去。

        然后身形一掠,来到郑莹身边。

        漠漠的看了一眼已经苏醒的郑莹,俯身将其腰间的束带一扯,然后抓住其衣袍一拉。

        郑莹被拉的凌空转了数圈,重新摔在地面。

        身上只剩遮羞的亵裤和雪白色的肚兜。

        郑莹虽依旧一声不吭,但却横眉怒视着陈空。

        陈空丝毫不在乎郑莹的目光,将手往其胸口放了一下。

        嗯,心跳的很快,感觉快要炸了一般。

        这催心散效果不错。

        转而将郑莹的衣袍一挥,从潭面掠过。

        整个衣袍瞬间被潭水打湿。

        然后以手化圆,迅速搅动。

        扭力布成棍,遇水显神威!

        惊雷发动。

        一声炸响后,陈空手持布棍已经来到了正严阵以待的云长老身旁。

        地趟棍法。

        “啪”

        布棍如柔鞭,遇水显刚猛。

        水染布棍,刚柔并济。

        陈空一棍打在云长老背部,劲力瞬间攻破其护体真气,直达内腑。

        “噗~”

        云长老吐了一口血,整个人横飞出去。

        “啪、啪、啪.....”

        陈空攻势不停,对着云长老连续劈打,令其无法落地。

        密林中,仿佛有巨蟒出没,蛇影翻飞。

        棍劈如山压。

        时间一点点过去,陈空见时机已经差不多。

        随即真气聚集在手腕,用力一抖一收。

        只见布棍从其手腕处拱起一个小弧,飞速往另一头移动。

        “啪!”

        一声惊响,震彻山林。

        只见布棍尽头,已经贯穿云长老胸口。

        陈空一扯手中布棍。

        云长老胸口的布棍被抽出,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鲜血喷洒。

        这等伤势,定然活不成了。

        云长老的身体由半空落下,重重的摔在地面,但还没有立马咽气。

        此刻,陈空也不由的暗叹,先天高手的生命力真是顽强。

        不过,杀人杀到底,送佛送到西。

        陈空可不会给对方留遗言的机会。

        一个翻手,布棍射向云长老。

        而此时的云长老目光已经涣散,知晓自己活不了了。

        但人越是临近死亡,越是对生机有着无限渴望。

        恍惚间,抓住一颗石子,朝着记忆中的方向弹去。

        “嗖”

        石子朝着郑莹的方向激射而去。

        云长老知晓有陈空在,这石子定然会被截下。

        但最起码,自己能多活一瞬也好。

        这念头一闪而逝,云长老的脖子便已经被布棍缠住。

        他不在乎她的生死!

        这是云长老最后的念头。

        一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

        另一边,郑莹的腰部也被石子击中。

        只因其力道不大,石子没有将腰部贯穿,而是深深镶嵌在里面。

        此时的陈空没有再管云长老的尸体,反手抡圆,将布棍散开。

        真气一冲,衣袍上的水被逼出。

        来到郑莹面前随意往其身上一盖。

        然后低头直视着郑莹的眼睛,心里却开始泛起思量。

        伤很重呢。

        估计是跑不了了。

        要不要......

        此人口风还算严谨。

        算了。

        抬头望了望远处急速往这里移动的火把,陈空悄无声息的隐入深邃的密林之中。

        此地已经被发现,幸好内门离这里极远,不然的话,恐怕云长老还真杀不了。

        郑莹看着陈空转身离去,心底松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郑莹明显感觉到杀机一闪而逝。

        眼睛余光微瞟,看见了远处零星的火把正往此处赶来。

        得赶紧逃。

        心脏的跳动虽然很快,但却没有刚才那么激烈。

        似乎是因为腰部的伤口所致。

        强撑着动了动手指。

        很痛。

        但能动就好。

        郑莹拼命的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浑身无力。

        手指艰难的爬动,将身旁的束带捏住,按在腰前的衣袍上。

        然后蠕动着往寒潭翻了一圈。

        单手颤抖的将束带胡乱打了个结。

        然后再次一个翻身。

        “扑通~”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