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十八章 为药取名 东方来历

第十八章 为药取名 东方来历

        医馆内。

        走路摇摇晃晃的胡澈从柜中取出一包药,介绍道:

        “这,就是我爹集一身医术的大成之作。

        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王鲲倒吸一口凉气,震惊了。

        胡澈这才反应过来,好像牛皮吹得有点炸了,轻咳道:

        “咳咳,没死透的那种。

        一般人死了,他的心就不跳了。

        但是我爹说,心不跳了,却不一定就死透了。

        只要服下这包药粉,就能让心重新跳动。

        厉害吧。”

        王鲲点了点头,旋即疑惑道:

        “那你爹怎么死的。”

        胡澈回忆道:

        “他啊,这不研制出这个药了嘛,他找不到人试。

        想了一下,觉得这是救命药,总不会毒死人吧。

        他就把这药吃了。”

        “然后呢?”王琨追问道。

        “然后就炸了,心都跳出来了,蹦得老高了。”

        胡澈摇着头,叹着气,将药放回药柜道:

        “这催心散我也给几个还没死透的病人试过。

        总是掌握不了剂量,一吃就炸。

        为此我没少挨打。”

        王鲲闻言点了点头道:“催心散,名字还不错。”

        胡澈颇为自豪的微笑道:

        “这是我爹取得名,他毕竟读过书。

        可惜我没读过书,字都识不全。

        我研制的那些药,都还没取名呢。

        对了,公子你读过书没。”

        王鲲用手掌轻轻按压鬓角,一脸的淡定道:

        “还行,也就读过几年而已,高中生一个。”

        胡澈没听过高中生是个什么,心里估摸着应该比童生高很多吧。

        一时间,眼睛一亮,客气道:

        “那请麻烦公子为我研制的这些药,取个恰当又好听的名字。”

        王鲲淡定一笑,道:

        “屁点大个事,别客气,你说药效,我给你取名。”

        胡澈连连点头,从药柜取出一药瓶,介绍道:

        “公子,这就是昨晚给你那朋友服下的药,用来压制毒素的,你还记得不。”

        王鲲邪魅一笑,指了指胡澈道:“记得,吃了这个药,腿就没了。

        就叫它......

        半截凉!

        怎么样,好不好听,恰不恰当。”

        胡澈的神情呆滞了......

        王鲲的笑容也渐渐收束,心中略有些不安的问道:

        “囊个起了,是不是这名太土了。”

        只见胡澈呆滞的神情,渐渐转变,又恢复了猥琐的笑容,一脸惊喜道:

        “好精致的名字!

        公子请继续。”

        “这个药,专治失眠多梦,胡思乱想,一睡六个时辰,昨天让你朋友睡觉的就是这个药。”

        “恩...闻风倒!”

        “好好好,倒的好。

        还有这个药,专治风寒,就是昨天我给鸿钛的药。

        我告诉你,风寒其实就是人冷了。

        这个药能给人加热,从内而外的那种。”

        “内燃丹!”

        “漂亮!”

        ......

        医馆后堂中。

        胡澈从醉江客栈叫了一桌菜一壶酒。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看起来就像十几年的老朋友一般。

        “我说老胡啊,我才反应过来,你这个不识字,怎么学的医啊?”

        “学医跟识字有关系吗?”

        “不识字怎么看医书?”

        “学医跟看医书有关系吗?”

        “好像是没有必要的关系,你都是怎么学医的。”

        “瞎琢磨呗,反正我胡家人,学医靠的就是天赋。”

        “哦哟,你简直就是德国的鸟,不得了哦,来走一个。”

        “干了。”

        干掉杯中酒后,王鲲叹了口气道:

        “有烟莫得酒,幸福不长久。有酒莫得烟,快活一瞬间。”

        胡澈茫然了一下,问道:

        “什么烟?”

        王鲲思索了一下,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解释道:

        “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

        它里面是像晒干的树叶,被纸紧紧包裹成一根这么长的棒棒。

        抽的时候,把一头点燃,另一头放嘴里吸。

        那个烟气就进入到肺里,跑一圈又吐出来。

        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非常的巴适。

        一抽,精神百倍。

        一吐,忧愁全消。”

        胡澈听后,沉吟了一会,轻声道:

        “听起来挺简单的,我最近可以研制一下。”

        “啪”

        一叠银钞拍在胡扯跟前,大约五千两左右。

        “老胡,只要能搞出来,钱不是问题。”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磁性的声音。

        “恩公,胡神医。”

        王鲲闻声转过头去,顿时惊呆了。

        只见昨晚救治的那名中年男子倚着门框,面色苍白如纸。

        这都能走了?不科学吧。

        王鲲心里想到,再一回头。

        却看到胡澈一本正经的整理着衣领,而桌上的五千两银钞已经不见。

        胡澈见王鲲盯着自己,微微脸红。

        避开王鲲的目光,对着中年男子道:

        “恩,看来你恢复的比我想象的好,别站着了,进来坐。”

        男子点了点头,一瘸一拐的来到座位上坐好。

        王鲲当即面含微笑,给男子倒上一杯酒道:

        “兄弟你叫什么,咋个受那么重的伤。”

        男子低着头,手指轻轻转动酒杯,叹了口气道:

        “在下名叫东方情,以前是无夜城戏坊的戏子。

        自幼被戏坊收留,苦练二十年。

        出道十载,演的都是端茶送水的小厮,在一旁吆喝呐喊的路人。

        前端时日,戏坊安排了一出新剧。

        给我安排了一个采花大盗的角。

        为了融入角色,我每天都在设想自己就是剧中人。

        然后......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

        那晚我蒙着面偷偷潜入了剧中女花旦的闺房。”

        “禽兽~”胡澈再度露出猥琐至极的笑容。

        王鲲皱了皱眉头,“听不太懂,你讲细一点。”

        东方情点了点头,带着回忆道:

        “当时,她正在熟睡。

        慵懒侧躺,狐媚的双眼,妩媚妖艳的闭着。

        火红色的纱毯盖在她盈盈一握的柳腰上,衣衫的领口微微敞开,酥胸半露。

        看到这里,我浑身仿佛着火了一般,走上前,将她按在身下。

        并依照台词说道: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然后。

        然后。”

        “然后怎么了?”

        “你倒是快说啊。”

        东方情一脸愤怒的锤了锤桌子道:

        “她居然不反抗,也不叫!

        给我回了句:死鬼,又换新花样了。

        你们知道吗?

        按照剧本上的交代,她应该死命挣扎,大声呼救。

        可她没有!

        她临时改词没关系,但不能不符合逻辑和人设啊。

        我当场大怒,给了她一巴掌就走了。

        可当我刚到住处,就被人围了。

        一个个同门师兄弟,都对我下死手。

        不过他们一个个平时练功就偷奸耍滑,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但是无夜城,我也呆不下去了。

        我就一路逃。

        路上我还得知无夜城发布了对我的悬赏。

        大大小小数十次袭击,我都扛住了。

        只不过在青萍镇外的山道上,我被人暗算中毒。

        拼着一条命,重伤了对方。

        自己也因伤势过重,倒在了路边。”

        东方情说完,一口干掉杯中酒,定睛一看。

        王鲲和胡澈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恩公,胡神医,为何这么看我。”

        胡澈沉思了一下,“我在想,怎么治你的病。”

        王鲲用食指点了点桌子,认真道:

        “这就是你做的不对了。

        你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

        别人出了错,你也不能当场罢演,得想办法圆过去。

        演戏就得演全套,要灵活多变。

        你这演技还差远了,以后还需要多磨练磨练。”

        东方情闻言,点了点头,紧缩眉头道:

        “可我已经被逐出了无夜城,又该去哪里练习演技呢。”

        王鲲轻啄一口酒,“人生如戏,生活处处都是舞台。

        常言道:狗跟狗见面,不是叫就是舔。

        人和人见面,不是骗就是演。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都有一个定位。

        比如,你跟我的关系。

        我是你恩公,你是一个最看重恩情的汉子。

        你要想尽办法报答我。

        该怎么办?

        请开始你表演。”

        只见东方情激动的浑身发抖,嘴里喃喃道:

        “人生如戏,人生如戏。”

        忽然,东方情似是找到了人生方向,当即跪在地上。

        腿部的伤口因撕裂而产生的剧痛并未让其痛哼。

        “恩公,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东方情这辈子,愿以恩公马首是瞻。”

        说罢,“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

        王鲲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蹲下身将东方情扶起,“快起来,快起来,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也别恩公恩公的叫了,以后你就叫我鲲哥。”

        “鲲哥。”东方情老老实实的叫道。

        王鲲心里那是美滋滋的很。

        上辈子自己就是学校里叱诧风云的人物,敢与校外混混叫板。

        这辈子,我王鲲还是大哥!

        “对了,兄弟你在江湖上算个几流啊。”

        “小弟不才,从小就只练了些花拳绣腿,如今堪堪二流水准。”东方情回道。

        王鲲点了点头,二流水准也就是血肉境。

        虽不如自家的护卫,但放眼江湖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

        “恩,不错,你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跟我去长空剑门。”

        ......

        “温管家,你派人去给无夜城说一声,这个东方情是我儿子的人,让他们撤了通缉令。”

        “是,老爷。

        对了,长空剑门传来消息,想问一下大少爷何时前去学艺。

        毕竟他们已经大开山门好几日了。”

        “让他们继续把门开着,给我等。”

        ------时-----间-----长-----河------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