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十七章 截肢换腿 医馆落脚

第十七章 截肢换腿 医馆落脚

        阴森森的义庄内。

        王鲲坐在地板上打盹。

        男子则躺在床上一个劲的表示对王鲲的感谢。

        哪怕王鲲理都没理他。

        而鸿钛则离开了大厅,前往后院的停尸房,不知干什么去了。

        过了好一会。

        陷入熟睡的王鲲才被动静吵醒。

        只见胡澈领了一个皮肤黝黑,长相丑陋,身高三尺左右的侏儒来到此地。

        两人正与鸿钛商量着什么。

        看胡澈的表情,似乎已经交代妥当。

        鸿钛转身离去,不一会便拿了两条人腿过来,面瘫道:

        “我选了挺久,这个应该最合适了。

        最近送来的尸体就那么几具。

        又要新鲜又要年轻的,就只有这双腿了。”

        那名侏儒手里擒着剔骨刀,用粗犷的嗓音说道:

        “这是个什么腿,毛都没有。”

        鸿钛歪了歪头,淡淡道:

        “女人的。”

        胡澈一听,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低头对着床上的男子说道:

        “条件有限,将就一下。”

        男子倒是看得很开,虚弱着点了点头道:

        “胡神医看着办就是。”

        得到患者的同意,胡澈朝着两位好友眼神示意了一下,便开始操作。

        胡澈给王鲲等人一人递了一包药粉道:

        “你们把药含在嘴里就行。”

        说罢,从角落边取了两根正在燃烧的蜡烛,放在男子头颅两侧。

        并将药粉洒在蜡烛上。

        仅仅一小会,男子的眼神就变得迷离,随即昏睡了过去。

        胡澈从药箱中取出数枚银针。

        扎在男子的穴道上,然后朝着侏儒点头示意。

        只见那名侏儒来到男子的脚边。

        伸出手抓住男子的裤头,使劲一扯。

        眼前的场景令侏儒大惊失色。

        王鲲等人倒是没有一点反应,毕竟都是男人,大家都差不多。

        不过仅仅一瞬,侏儒便反应了过来。

        神情略微低落,持着剔骨刀。

        “唰唰唰......”

        只见男子大腿处的肉被完全剥离,只剩两根骨头。

        却仅有一点血液从伤口浸出,并未有大出血。

        然后侏儒伸出手,在骨头的关节处轻轻一拧。

        男子的双腿被彻底分离。

        紧接着侏儒满脸不舍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交给鸿钛。

        顺带说了一句,“省着点,一瓶好几十两呢。”

        鸿钛点了点头,直接将小瓶里的液体倒在新腿的切口处。

        眨眼间便用了个精光。

        侏儒见此情景,胸口一阵起伏,似要发火。

        正一脸好奇旁观着的王鲲,直接将一张百两银钞拍在侏儒的脸上。

        当银钞被侏儒扯下的时候,呈现着的是一副憨态可掬笑容。

        而此时的鸿钛,已经不声不响将新腿给男子对接上。

        正在用针线一点点的缝合。

        一旁的王鲲见三人居然能给人换腿。

        喃喃道:“人才啊。”

        待一切结束,侏儒抱着剔骨刀,道了一声,“我先走了,明早还要给醉江客栈送肉,我得熬夜宰杀了。”

        “不送。”面瘫鸿钛冷冷道。

        侏儒也不见怪,毕竟那么多年的朋友,早就习惯了。

        耸了耸肩,转身就走。

        胡澈朝着侏儒的背影招了招手道:

        “无缺老弟慢走啊。”

        这是王鲲走到胡澈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这是谁啊,看起来挺与众不同的啊。”

        胡澈随意道:“哦,他啊,他叫梦无缺,专门搞屠宰生意的。”

        王鲲点了点头,吧唧了一下嘴道:

        “人挺不错的,就是这个名字取得有点土。”

        胡澈一听,回过头瞧了一眼王鲲,深以为然道:“我也一直这么觉得。”

        这时,鸿钛朝着胡澈问道:

        “我的药呢。”

        胡澈一拍脑门,赶紧从怀里取出一小瓶,递给鸿钛道:

        “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本就是准备来给你送药的。

        我说鸿钛兄啊,这大热天的,你怎么又得风寒了。

        来来来,我给你把把脉。”

        说着就伸手往鸿钛手腕抓去。

        结果被鸿钛避开。

        只见鸿钛倒出一颗红色药丸,仰头服下。

        指了指躺在床上的男子道:

        “我先去休息了,这人是留在这还是带走,随你们。”

        说罢,往后院走去。

        大厅内,胡澈与王鲲对视了一眼。

        胡澈搓了搓手,一脸腼腆道:

        “这位公子,人已经救治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就只需要好生休养就行了。

        这个诊金你还是看着给点。

        至于药费呢,给个成本就行了。”

        王鲲已经打心底想收了这么个人才,自然不能显得小气了。

        直接一叠银钞往胡澈手里一放。

        “多的就当房钱,我暂时去你那睡两天。

        你看这些够不。”

        胡澈感受着手里的厚度,震惊的咽了口唾沫道:

        “别说去我那睡两天,就是睡我两天都行。”

        ......

        翌日一早。

        受伤男子还在房间里睡着。

        按胡澈的意思,总共要睡六个时辰,大概得晌午后才会醒来。

        王鲲坐在医馆后院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

        思量着后续的事情。

        长空剑门怎么也得去的。

        但是这种学习的地方,肯定是有扛把子的。

        去了以后想要站稳脚跟,最好还是带几个小弟。

        这个受伤的男人应该是个江湖中人,不然也不会受那么恐怖的伤。

        恩,估计挺能打的,带上。

        胡澈的医术简直逆天,比以前诊所里的老中医还牛逼,带上。

        鸿钛是开义庄的,用处不大,但是收尸的工作总能胜任吧。

        而且他连腿都能缝上,自己以后万一被人拍个搬砖什么的,把头砸破,也有个人给自己缝皮。

        这么一看,鸿钛的用处就挺大了啊,带上。

        这梦无缺的话......

        人又矮,长的又龊,名字还那么土。

        算了,还是带上吧,干架的时候呐喊助威总有点用。

        “公子。”

        王鲲正想着事呢,突然就看见一张猥琐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叫我干啥子。”

        只见胡澈将提着的香蜡纸钱以及酒给王鲲看一下,讪讪一笑道:

        “我准备去山上给我老爹上个坟,一会就回来。

        走之前就想问问公子有什么需要。

        免得待会找不到我人。”

        王鲲摆了摆手,将眼睛闭上道:

        “没什么需要的,你不用管我。”

        胡澈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去。

        “等等。”

        只见王鲲伸了个懒腰,起身道:

        “太无聊了,一点都不好耍。

        我跟你一起上山走走。”

        “行的行的,公子请跟我来。”

        胡澈热情招呼道,便开始在头前带路。

        ......

        “爹!孩儿没有给您丢脸。

        昨日孩儿治了一个病人。

        我把他给治活了!

        你生前就告诉孩儿,我们胡家子弟有学医天赋。

        我一开始很相信你。

        但是这么多年,一个病人都没治好。

        我差点就放弃。

        甚至我还暗自恨你,以为你骗我。

        你知道吗。

        这几年,没有一个人敢找我治病。

        我实在是活不下去了。

        这才把你的墓给盗了。”

        胡澈在自己老爹坟前一遍烧纸一遍哭诉。

        讲到这里,胡澈打开带来的酒壶,往地上滴了两滴。

        然后仰起头,“吨吨吨...嗝~”

        酒意微微上涌,胡澈脸色潮红继续道:

        “不过没关系,

        孩儿已经原谅自个儿了。

        因为如果没有那几个陪葬品。

        就没有孩儿如今这么高超的医术。

        昨个儿一单挣了一千二百两。

        您在下面听听就得了,别想象了。

        你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想不到的多。

        这次来的匆忙,回头我给你烧几个丫鬟。

        不,我找鸿钛挑个年轻漂亮的女尸。

        给你做个伴。

        让你爽个够。

        你要是急。

        鸿钛那正好有个现成的,只是没腿。

        你给我拖个梦。

        明天天亮前就给你搞定。

        再配一座大宅院。

        .......”

        远处看风景的王鲲见这边的胡澈似乎有些醉了。

        便走了过来,站在其身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顺道看了眼胡老爷的墓碑。

        只见上面刻道:

        初从文,三年不中。

        改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

        又从商,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

        遂躬耕,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

        乃学医,有所成。

        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王鲲好奇道:“你老汉的那个良方是什么?”

        微醺的胡澈打了个酒嗝,给了王琨一个暧昧的眼神道:

        “回去给你看。”

        .......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6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