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十六章 鸿钛义庄 神医胡澈

第十六章 鸿钛义庄 神医胡澈

        溪县城门外。

        在此地逗留了几天的王鲲终于继续往万仞山脉前进。

        “怎么又是岔口。”

        头戴绿帽的王鲲看到了前方官道分出了左右两条道,嘟囔道。

        不知道路怎么走,没关系。

        有嘴就行。

        在这岔道口处,几个农户蹲在路边,售卖着家里种出的瓜果蔬菜以及鱼。

        毕竟对于农户来说,能省个进城费,也是好的。

        王鲲当即对着一个皮肤黝黑,发须花白的农夫打听道:

        “大爷,往万仞山脉怎么走。”

        农夫本就纯朴,见有人问路便热情道:

        “万仞山脉啊,走左边,这条路直达长空府,到了长空府,你再随便问个人,就知道怎么去万仞山脉了。”

        王鲲在好奇心驱使下,又问道:

        “那右边是到哪?”

        农夫摆弄着自己面前的蔬菜,随意道:

        “右边是青萍镇,不过后面的路不好走,总共五十里路,有二十里的山路。”

        王鲲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起身往右边走去。

        嘴里还嘟囔着:“还是不逗留了,早点去长空剑门学武功的好。”

        身后的农户看着王鲲往右边道走,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

        “原来这些公子哥喜欢去乡下体验生活。”

        ......

        “古代就是落后,一到山区,这个路就稀烂。”

        王鲲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忍不住吐槽道。

        此地离青萍镇只有最后两里的山路了。

        忽然,前方路旁灌木丛的异动引起了王琨的注意。

        胆大包天的王鲲也不怕是什么野兽之类的,径直走了过去。

        双手拨开灌木丛,看清了引起异动的源头。

        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仰躺在草堆中。

        其腿部有一个深黑色的伤口。

        伤口倒是没见流血。

        只是这名男子脸色呈青黑色,诡异至极。

        双眸紧闭,似是昏迷之中。

        身体在本能的抽搐着。

        救还是不救?

        王鲲根本就没想这些。

        顺手救呗,又不损失什么。

        说不定还能收获一个忠心耿耿的小弟。

        当即将袖子挽了起来,蹲下身,将这名男子背到背上。

        虽然王鲲这具身体从小就缺乏锻炼,但架不住各种滋补的药吃得多啊。

        力气跟成年人其实已经差不多了。

        再加上这中年人也挺瘦的。

        还很矮。

        其实这男子倒在这里,也不是没人发现。

        但都没有一个人对其进行救助。

        因为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

        这等伤势,一定是属于江湖人所为。

        平头老百姓的生存法则,就是莫管江湖闲事。

        不然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

        ......

        “师傅,有没得问题。”

        “谁是你师傅,这个人你快带走,救不了救不了。”

        ......

        “医生,你给他看一下,还救的了不。”

        “快带走,这个人我不救,也救不了。”

        ......

        入夜。

        王鲲背着中年男子走在街道上。

        实在是想不通。

        救不了这人也就算了。

        怎么客栈的人老远看着自己,就直接关门。

        还有。

        我怎么到青萍镇了,那老汉豁我干哈子,又没得好处。

        青萍镇本就不大,王鲲串来串去,也走到了小镇尽头。

        只见这里有一座破旧的宅院。

        门口挂着两道白帆。

        凭借着月光,王鲲看清了牌匾上的字。

        鸿钛义庄。

        有点恐怖啊~

        王鲲暗自想了想。

        反正这人也救不活,干脆交给义庄埋了吧。

        想罢,走上前开始敲门。

        “来了。”

        里面传出人声。

        很快大门就被一位脸色惨白的中年人打开。

        也不招呼王琨,转身就往里面走去。

        王鲲也只得跟随着,来到一处堂厅。

        只见堂厅的墙角都点燃了白烛,正中间放置着一张板床。

        那中年人面无表情的指了指板床。

        王鲲会意,将背上的男子放在了床上。

        然后问道:“师傅,按流程走,好多钱。”

        只见中年人看了眼王鲲,漠然道:

        “等”

        王鲲点了点头,就站在一旁看着。

        等了好一会,王鲲不耐烦道:

        “我们在等啥子喃。”

        中年人指了指床上的男子道:“等他死。”

        “医生说他死定了,干脆你给他弄死,我们难得浪费时间。”王鲲建议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鸿钛兄,那尸体先别动,趁热让我试个药。”

        一个长相贼眉鼠眼,笑容猥琐至极的男子冲了进来。

        中年人也就是鸿钛闻言,看向进来的男子,指了指身旁的王鲲。

        男子瞬间明白,然后对着王鲲微笑拱手道:

        “在下胡澈,是仁心医馆的大夫。

        这位小兄弟,可否让我用你这位亲友的身体试个药。

        我知道死者为大,但这药若是实验成功,将会造福千千万万的人。

        功德无量啊。”

        王鲲满脸无所谓的摊开双手道:

        “你随意,我没意见,搞快点,我好找地方休息了。”

        胡澈闻言,感激的拱了拱手道:

        “公子高义!”

        随即走到男子身旁,习惯性的摸了摸脉搏。

        惊讶道:

        “哎呀,半死不活。”

        继续把着脉,脸色的神情开始变换成猥琐至极的笑容。

        “体内有一股极阴的异种内力在经脉中乱窜,

        不对,此人还中了毒,毒素弥漫全身,浸入骨髓。

        已经无可救药了。

        但是!今日遇见我胡澈,你还有一线生机。”

        这时,一旁的义庄主人鸿钛发话道:

        “你悠着点,别把尸体破坏了。”

        胡澈眼睛一瞪,不满道:

        “说的什么话,我的医术你还不相信吗?”

        说着,就从怀里取出一小瓶,并倒出了一颗药丸,塞入男子的嘴里。

        三人开始静等药效发挥。

        这期间,胡澈还朝着鸿钛和王鲲炫耀道:

        “这可是我耗时多年,苦心研制的神药。

        这颗药,能将人体内的所有的杂质。

        包括异种内力,毒素,统统集中到一点。

        然后再把那一点的肉给割掉。

        便可令人死而复生,脱胎换骨。

        只可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实验。

        不过凭借我多年的行医经验来看,

        问题不大。”

        话音刚落。

        便见床上的男子浑身开始抖动。

        脸上的青黑色犹如被拉下的幕布一般褪去。

        取代的,是一脸的红润。

        王鲲一看,弯下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这神奇的一幕。

        心里不由想到:神医在民间。

        毒素移动的很快,仅仅盏茶功夫,便已经被压制到了双腿之中。

        但就在这时。

        似乎药力用尽,卡住了。

        胡澈疑惑的眨了眨眼,心虚的瞅了瞅身旁的鸿钛和王鲲。

        却见两人同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

        当即只得轻咳一声道:

        “咳咳,没事。

        凭借我多年的行医经验来看

        这是药力不足,再来一颗就是了。

        问题不大。”

        说罢,又给男子喂了一颗。

        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毒素下降。

        胡澈抓了抓头发,一脸的苦恼道:

        “不可能啊,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炼制的时候,最后那味药错了?

        不对不对。

        嘶,怎么好像最开始就错了呢?”

        就在此时,男子已经缓缓睁开双眼。

        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不过男子并未有惊讶的表现。

        因为他虽然身体在昏迷,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一直以来发生了什么,他都听见了。

        只见其蠕动的嘴,虚弱道:

        “多谢胡神医,还有这位小兄弟。

        若是实在事不可为,就把我杀了吧。”

        鸿钛依旧保持着面瘫,一言不发。

        王鲲则淡淡的点了个头。

        而胡澈的情绪明显激动异常,嘴皮颤动道:

        “你刚刚叫我什么?”

        男子愣了愣,回想了一下,脸色苍白的微笑道:“胡神医。”

        胡澈努力压制心中的激动,沉声道:

        “你放心,我这个药,只要服下。

        那就无药可解,永久定型。

        毒素上不去,你命保住了。

        只是以后这腿肯定废了。”

        男子闻言摇了摇头,轻声道:

        “没有腿对我来说,那才是生不如死。

        还请胡神医给我个痛快。”

        胡澈一听,便开始紧皱着眉头,双手背负在大厅内来回走动。

        细细思索救人的方法。

        忽然,胡澈双手一拍,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直接往义庄外跑去,并回头朝着另外三人喊道:

        “等我一下,我找个帮手。”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