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九章 路遇山贼 王鲲认怂

第九章 路遇山贼 王鲲认怂

        “喂,师傅,刹一脚。”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飞驰,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溅起漫天灰尘。

        “呸,呸。”

        王鲲啐了几口,低头看了看手里已经啃了一半的凤仙果。

        果然,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

        “狗日的崽种。”

        当即用力将凤仙果朝马车方向砸去。

        当然,王鲲身上一点武功都没有,肯定是砸不到的。

        王鲲在官道上徒步行走这几日,就没见过同行的路人。

        就刚才那辆马车,都是第一次见。

        不过还好,几乎每到饭点的时候,官道旁总会有戴着斗笠的热心老人,不要钱的售卖糕点水果。

        这些热心老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一个人。

        这让王鲲内心不由感叹:投胎真是一门技术活。

        马车上,老管家一边往篮子里摆放着糕点水果,一边看向窗外的景色,思索道:

        “老爷,我记得前面有一座猛牛山,听说最近来了一伙流寇,在那立了山头。

        自称威猛五牛。”

        王霸靠躺在柔软的绒毯上,并未有太大反应,轻啄一口小酒,淡淡道:

        “流寇?哪里流过来的。”

        “好像是以前苍虎山的苍山十三虎,被过路的长空剑门弟子杀了八个。”

        “嗯,没听过。”

        老管家讪笑一声,思量道:

        “这些个都是江湖上不入流的角色,只不过按大少爷的行程,怕是要与他们撞上。

        特别是这几日咱们封了四郡官道,那些个沿途的山贼都没了财路,怕是一条苍蝇腿都不会放过了。

        依老奴看,不如派个侍卫,把这些山贼都埋了。”

        王霸闻言,捋了捋灰白色的胡须道:

        “我倒是想看看,鲲儿遇见拦道抢劫,会如何应对。”

        老管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老爷此举甚妙,大少爷却是需要磨炼一番。

        反正有老爷在,安全自然不是问题。”

        王霸继续捋着胡须,自语道:

        “希望鲲儿不要让我失望。

        至于那些山贼,

        身为大昭护国王,既然遇见了,那就......哼。”

        王霸下意识用力,老管家当即一个激灵。

        “痛吗。”王霸看着手里拔掉的几根胡须,询问道。

        “一点都不痛

        真的。”老管家强颜欢笑道。

        ......

        猛牛山坐落于兖郡与冀郡交界处,乃是两郡官道的必经之路。

        此山林木茂盛,且山半腰以上颇为陡峭,易守难攻。

        与此同时,密林中响起窃窃私语。

        “大哥,这两天官道一个人影都没有,今个儿太阳这么大,不如回山寨吧。”

        “二弟,做山贼跟做买卖一样,讲究个淡旺季,不要心浮气躁,只要咱们坚持,不放过一个客人,总有一天能做大做强的。”

        “二哥,我觉得大哥说得对,干一行爱一行,做山贼就跟钓鱼一样,要沉得住气,要有耐心,总有鱼儿会上钩。”

        “二哥,我觉得大哥和三哥说得对,现在竞争这么大,别的山贼都躲在寨里纳凉,而我们在埋伏打劫,我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二哥,我觉得其他几位哥哥们说的都对。”

        “买卖来了,禁声,嘘~”

        只见王鲲拖着疲惫的双腿,慢悠悠的往猛牛山走来。

        忽然,从道路两旁蹦出五个魁梧大汉,为首一人手持长枪,另外四人均是腰别长刀。

        每个人都头戴一绿枝编制的帽子,用以遮阳。

        王鲲停下脚步,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为首之人朝着王鲲持枪拱手示意了一下,开口道:

        “这位小兄弟,莫要害怕。

        我们五兄弟不是土匪,是响当当的绿林好汉,江湖人称威猛五牛。

        这猛牛山方圆数十里,均是我兄弟五人管辖。

        你从我等管辖之地经过,那是相当的安全。

        保证路上无一山贼土匪,害你性命。

        另外,这附近的官道能一直保持畅通,也全靠我等常年养护。

        春割草,夏洒水,秋扫落叶,冬除积雪。”

        王鲲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规矩我懂,说个数。”

        持枪者闻言,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此上道的小毛孩,真是不多见啊。

        当即伸出三根手指。

        “我大哥说,三十两。”旁边的老二朝着王鲲喊道。

        “闭嘴!”持枪者瞪了老二一眼,悄声道:

        “你是不是傻,这么一个小毛孩,还是步行的,哪里有那么多钱。

        咱们这一行,是看人下菜的,不能定价。

        遇见有钱的,就使劲薅。

        这些没钱的,就象征着收几文钱。

        这样他们就会去宣扬,从咱们威猛五牛这过,只需要几文钱。

        那些有钱人听说后,一比较,就会选择从咱们这过。

        咱们这条道就有了流量。

        山贼的世界,流量为王。”

        “少点行不。”王鲲摸了摸包袱,打算破财消灾。

        毕竟敌我力量太过悬殊,混江湖的,该怂就得怂。

        持枪者闻言,给了老二一个,我说的对吧的眼神。

        老二当即顿悟,朝着王鲲狮子大开口道:

        “行,那就打个折,三文,这是低价了。”

        这可就把王鲲整懵了。

        只见王鲲一脸不敢置信道:

        “弹性,这么大的吗?”

        “废话那么多,快给钱。”老二继续叫嚣着。

        王鲲看了眼自己的包袱,里面装有十万两银钞以及......从老乞丐那借的十几文钱。

        可现在就有点犯难了。

        这包袱一打开,估计就不是三文钱的事了。

        眼看着几个大汉面上显露出些许不耐烦,王鲲只得将手从包袱空隙伸入。

        掏呀掏。

        实在是那十几文已经沉底了,不好掏啊。

        “果然是穷人啊,你们看见他刚才那个犹豫的表情了吗?

        那是浓浓的不舍。

        可能你们没有太大感触。

        毕竟做咱们这一行,三文钱不过是一顿饭钱。

        可对大部分穷人来说,那简直是要命。

        命运就是这么的不公,有时候选择大于努力。

        你们选了山贼这么一份吃喝不愁的行业,还时不时的抱怨。

        特别是老二,要多反思一下,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事业。”

        持枪的山贼老大感叹道。

        老二颇为认同的点头道:

        “大哥教训的是,回山寨后,我一定好好反思,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山贼。”

        山贼老大看着王鲲额头都腻出了汗水,还在那掏呀掏。

        当即面容变得同情,怜悯。

        悄声对着老二说道:

        “每一次打劫,都是一份珍贵的经验教训。

        大哥考考你,待会那小子把钱给咱们,我们应该怎么做。”

        老二闻言,皱起眉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王鲲,第一想法就是:拖上山,绑票。

        第二个想法就是:衣服裤子全部抢走。

        第三个想法就是:不对,老大这么问,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我明白了!

        只见老二面露自信,悄声对着老大说道:

        “我明白了,是爱!

        待会他把钱给咱们,咱们再把钱还给他,并说几句暖心的话,让他感觉到爱。

        等他回去,就会宣扬咱们的爱。

        这样,爱就会让他和他的邻里乡亲以及家人朋友,选择从咱们这条道经过。”

        “大哥,我觉得二哥说的对!”另外三人异口同声道。

        老大对几个兄弟的顿悟,相当满意。

        猛牛山,未来可期啊。

        终于,王鲲从包袱中艰难的掏出了三文钱,走上前递给了老大。

        “我可以过去了吧。”满头大汗的王鲲问道。

        老大颠了颠手心的铜板,一脸微笑道:

        “不急,小兄弟你看你热的,来,擦擦汗。”

        说罢,就用自己的袖子在王鲲脸上擦了擦。

        王鲲心道不好,这种操作,不正是那个什么先抑后扬,对比突出么。

        “小兄弟,咱们哥几个,不为财,不为命,只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同。

        你愿意给钱,那就是认同我们哥几个的所做的努力。

        心意,我们领了,钱,你拿回去。

        来,放好,别丢了。

        这年头赚钱可不容易。”

        老大说着说着,就把铜板往王鲲的包袱里塞。

        忽然,老大露出疑惑的表情,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多纸”。

        “唰”

        一张百两大钞被扯了出来,随风荡漾,刺目的阳光照在大钞上,上面的官印是那么的灿烂绯红。

        五位大汉的表情凝固了。

        “噌~”

        只见老大右手持着长枪指着王鲲,伸出左手摊开。

        另外四人均是长刀出鞘,遥指着王鲲。

        老大:“我们的口号是!”

        老二:“此树是我栽!”

        老三:“此路是我开!”

        老四:“要从此路过!”

        老五:“留下买命财!”

        此时的老大恢复了职业冷峻,左手勾了勾,对着王鲲说道:

        “这些钱,是你主动给我,还是我把你戳死,然后烧给你。”

        只见王鲲一脸的愤怒,寒声道:

        “烧!”

        “此等骨气,不愧是将来的护国王,哪怕是性命遭受威胁,也绝不向敌人妥协。

        不是老奴夸赞,大少爷如此傲骨嶙峋,前途不可限量。”

        远处的山顶上,王霸手里捏着一颗上佳的南蛟珍珠,蓄势待发。

        听着旁边老管家的马屁,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此时,山贼老大一听,将长枪往前一送,枪尖离王鲲咽喉不足三寸。

        只见王鲲愤怒的面容变得有些......

        “烧,多费火呀。”

        “大哥,别客气,全拿去。”

        “不够的话,留地址,改明我找人给你再送点。”

        山贼老大接过王鲲递过来的包袱,将枪一收,嘟囔道:

        “早这么识相不就完了嘛,走吧,走吧。”

        “要得,我先走了,大哥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这么热的天,别中暑了。”

        王鲲一脸含笑的打着招呼,不经意的挪动脚步,想要离开此地。

        “识时务者为俊杰,面对不可匹敌的敌人,按捺心中的愤怒,以保全自身。

        不是老夫夸赞,大少爷这种忍人所不能忍的性格,将来无论做什么,都是笑到最后的人。”

        山顶处,马屁声萦绕不绝。

        “嗯~有理。”

        显然,王霸对此很是受用。

        “这得多少钱啊。”

        “妈呀,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呜呜呜......为什么我会想哭。”

        “大喜的日子,哭什么。”

        “我想起了以前的八个哥哥,他们还没享福就被剿了。”

        五个山贼围在一起,看着包袱里的十万银钞,一时间五味杂陈。

        忽然,老二似想起了什么,面容冷了下来,沉声道:

        “大哥,你说过,逮住有钱人就得使劲薅。

        那小毛孩那么多钱,咱们绑票,让他家人来赎。”

        这句话点醒了众人。

        别回头看我,别回头看我。

        王鲲一边走着,一边心里默念。

        却是忍不住抢先回头瞧了一眼。

        妈呀~

        只见五个大汉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小子,你是主动跟我们走,还是让我们绑你上山。”老大恶狠狠道。

        ......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6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