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种道五万年 > 第二章 中医图录 王府大少

第二章 中医图录 王府大少

        草堆上的陈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扭过头朝着草堆上的新药奴看了看。

        新药奴的头发蓬乱不堪,遮住了面孔,让人看不清脸。不过看身型,似乎只有八九岁的样子。

        密室里三人都一动不动的,新药奴还在睡觉,而那壮汉跪在地上一副痴呆像,口水从嘴角留下,滴落在地面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昏暗的灯光令人睡意朦胧。

        陈空闭上眼,开始梳理记忆。

        前身的记忆残缺且混乱,大部分都是药奴和乞讨的日子。

        不过还真被陈空找到了有用的记忆。

        一部功法:朝元桩功。

        陈空细细回忆是如何获得的。

        却怎么也想不起,似是记忆被人截断,直接从十六岁开始了一般。

        前面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陈空感觉到草堆有些许异动,警惕的睁开眼。

        却见那壮汉像是发疯一般,跨坐在新药奴瘦小的身体上,用蒲团大的手掌不停的扇着新药奴。

        似是不解气,又起身从书桌取来皮鞭,狠狠地抽打着新药奴。

        “啪”

        只见新药奴伸出手遮住脸,任由皮鞭落下而不挣扎。

        一淌淌鲜红的血液顺着发丝滴落在草堆上。

        “老狗!你当初在山上就说过,等你玩腻了会把茹儿送给我的。

        就是你的承诺,山寨被剿后,只有我还跟着你!

        整整五年!你什么都想着你弟弟,我在你眼里就是条狗。

        狗都不如!

        啊!

        我要药!”

        壮汉抽打了一会,将皮鞭丢在地上,跑到架子处翻找。

        “药,药呢,放哪呢。”

        似癫狂似发泄中,书架药架被推翻,众多药材和书籍散落一地。

        一本灰扑扑的书籍掉落在丁寸不远处。

        陈空鬼使神差的趴下,一点点,一点点挪动身子,伸出手,将书籍抓在手中,迅速收回。

        然后将书籍藏在草堆中。

        陈空重新躺回草堆,不敢直视发狂的壮汉,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殃及池鱼。

        悄悄的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着新药奴。

        透过新药奴脸前遮挡住的凌乱的头发,隐约看见其直勾勾的注视着疯癫的赵义良。

        陈空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危险,只不过这种感觉转眼间便消失,仿佛错觉一般。

        不远处,赵义良未能寻到瘾药,神智渐渐模糊,靠坐在墙边,一点点昏睡过去。

        在这封闭的密室中,陈空就躺在草堆中,眯着眼静静的观察着。

        赵义良还在昏睡,新药奴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一动不动。

        陈空犹豫了一下,轻轻拨开草堆,露出刚才那本书籍的封面:中医图录。

        这名字让陈空微微一怔,也不拿起,就这么翻阅起来。

        正好凭借着草堆的遮挡,避免被赵义良发现。

        只见中医图录的第一页画着一根棒子,右边写着龙飞凤舞的大字:光阴。

        陈空眉头微微一皱,总感觉这棒子似曾相识。

        再翻开第二页,只见上面写道:老朽此生得幸,于而立之年巧遇祖帝。

        受祖帝之托,制此心药。

        俗话说心病难治,此药便可痊愈心病。

        哪怕心无疾病,也可使人宁心静气,消除烦恼。

        宗师武者吸之,悟性佳者或可进入天人合一之境。

        注:先天境以下请勿过量吸食,轻者咳喘,重则肺疾而亡。

        后面便是‘光阴’的成分和制作方法。

        陈空看的很认真,不一会便看完了。

        总感觉这心药有些儿戏。

        除去药效以外,跟香烟没什么区别。

        不过自己已经戒烟两年了。

        成分不多,就那么几样,名字倒是没听过。制作方法也不难。

        不过毕竟在第一页,应该很普通。

        陈空往后翻去。

        “催心散”

        看这名字,定是毒药无疑,简直太恶毒了,陈空也不细看,匆匆翻过。

        “三味颠”

        “闻风倒”

        “断头丸”

        “半截凉”

        ……

        这本书很厚,除了第一页记录的心药,其他全是毒药。

        陈空翻了许久,终于翻到了末页,定睛一看,只见上书道:仁心医圣古月真君著。

        暗自摇了摇头,陈空用余光撇了撇赵义良。

        悄悄将书合上,用草盖上。

        有外人在这里,也不能练那朝元桩功,继续看书也有被发现的可能。

        为求安全,只能闭目等待着。

        ------时-----间-----长-----河------

        昭国国都,

        安赤城。

        “说实话,今天哪怕是老奴遇见这种情况,也看不出丝毫不妥。

        大少爷当真是观察入微,且行事谨慎。

        不是老奴夸赞,就大少爷这种性格,退可安稳一世,进可权倾天下。

        当真是人中之龙。”

        某处,马屁声萦绕不绝。

        .........

        王家内院,传来一阵怒骂声。

        “你敢给我下毒?你晓不晓得我是哪个?

        我现在是王家大少爷,以后的京城扛把子,王鲲。

        我爹是王霸!”

        十六岁的王鲲身着玄色鎏金长袍,一脚踩在石凳上,一只手持着练武场里常备的寒风剑,指着跪在地上的妙龄侍女道。

        身边数个五大三粗的侍卫,人人腰间别着圆月弯刀,环绕着二人。

        但凡侍女有异样的举动,这些侍卫定然当场将其格杀。

        “大少爷,奴婢没有下毒。”侍女泪珠垂悬,害怕道。

        “还说没下毒,都毒的冒烟烟了。”王鲲用剑拍了拍石桌。

        只见石桌上摆放着一精致的白玉雕花小碗,碗中盛满绿盈盈的汤药,一阵阵白烟从汤水中冒出。

        周遭的侍卫暗中加大呼吸强度,疯狂吸食溢散至空气中的白烟。

        侍女委屈道:“这是千金难买的骨玉草汁跟三足鸡熬制而成。

        就这么一小碗光骨玉草就需要提炼二十多斤。

        更别说三足鸡这种长空剑门才有的珍禽。

        是二夫人托关系让人从长空剑门带的。

        对绝顶高手都有莫大的效果。

        这白烟正是流逝的元气,若是一个时辰不服用,药效就没了。”

        王鲲见侍女说的有模有样,再暗中瞧了瞧身边的侍卫表情,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是自己不识货,闹了个大笑话。

        好尴尬呀……他们是不是都在心里笑我……

        会不会误会我是土包子的事实。

        王鲲淡淡一笑,微微颔首道:“你是觉得鲲哥我没见过世面,不认识这绿豆汤?

        我是在考验你。

        鲲哥想要干一番大事业,正值用人之际。

        见你长的又白又……很聪明的样子,便准备看看你的应变能力。

        很好,你没有让哥失望,很机智,很临危不虚。”

        王鲲端起小碗,往前一抵,大气道:“我这人混京城最讲规矩,赏罚分的门清。

        正好你是签了卖身契的,干了这碗绿豆汤,你生就是我王鲲的人。”

        刚说完,王鲲就有点后悔了。

        这绿豆汤听介绍就很贵很上档次,自己会不会太败家了。

        要不等这侍女喝了后,自己趁着没人的时候,舔两口碗底,尝尝啥味?

        侍女嘴角一抽,强笑道:“这不好吧,这可是二夫人给您准备的。

        奴婢命贱,配不上这么珍贵的东西。”

        王鲲看了看碗中绿油油的汤汁,想要顺着台阶下。

        但想到周围这么多侍卫还在呢,他们可是自己的准小弟啊。

        做大哥的在小弟面前一定要够大方才行。

        当即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点了点头道:“也对,这玩意挺贵的,这样,你喝一半,我喝一半。”

        侍女犹豫了一下,将碗推了推,怯生生道:“谢大少爷恩赐,但是还请大少爷先喝,免得奴婢污了这珍品。”

        王鲲摆了摆手,“没事,以后你都是哥的人了,哥不嫌弃,大口喝,给我留一口就行。

        我不是想喝,就是抿一小口。

        摆个形式。”

        侍女闻言,缓缓的点了点头,慢慢接过小碗,放在嘴边。

        王鲲暗中咽了口唾沫,强颜欢笑道:“没事,不用给我留多少,你扯一大口。”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660/34367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