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五百零二章 长孙无垢:还能这样?(为赤染天大佬加更二合一)

第五百零二章 长孙无垢:还能这样?(为赤染天大佬加更二合一)

        相比较,如今世面上,一升粗盐一百七十五文的价格,这已经不能叫良心价了,这根本就是萝卜价!

        而自己,只需要拿着自己的户籍文牒,就可以上门购买了!

        虽然,相比于普通的盐商,自己购买起来,多了一道手续,但这是问题吗?

        不是!

        “陛下仁德,万岁,万岁,万万岁!”

        被食盐折磨了一个多月的长安百姓,顿时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

        无数老百姓,感激涕零,遥遥地冲着皇城的方向,诚心实意地躬身下拜。

        然后,各自回家,拿起自己的户籍文牒,冲向临近自己附近的食盐连锁店。

        就这个价格,就算是粗的不能再粗的盐,大家也认了。

        然而,等他们冲到附近的食盐连锁商铺,排起长队,队伍足足排出数百米,后面的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只急得抓耳挠腮。

        又怕食盐掺杂了太多杂质无法食用,又担心队伍太长,轮不到自己,可偏偏又不敢贸然地离开自己排队的位置到前面去看看,那小心情,比入洞房之前都要忐忑。

        一直到见到前面购买食盐的人,如同做梦一般,拎着盐罐子,从前面走出来的时候,他们才迫不及待地在一旁询问。

        “老哥,这食盐掺杂的沙土多吗?能,能吃吗?”

        正紧紧地抱着盐罐子,梦游一般往家走的老汉,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吹胡子瞪眼,就跟谁刨了他们家的祖坟似的。

        “你们这些不知道感恩的夯货,竟然敢如此诋毁陛下的仁心,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说着,一把掀开自己的盐罐子,露出里面细白赛雪的食盐。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这是比那些贵族老爷们吃的都要细的细盐!一升都要几百贯的细盐!掺沙土?呵呵,我呸——”

        老汉抱着自己的盐罐子,一脸激动地冲着皇城磕了一个头,然后爬起来,趾高气扬地走了。

        剩下一群人,不由面面相觑,如坠梦中。

        良久,才反应过来,人群瞬间沸腾,爆发出更加巨大的声浪。

        二百一十八家连锁店铺,从东到西,又从南到北。

        如同一百二十八家辐射点,把整个长安城笼罩在内。

        朝堂上。

        刚刚取得了自己的胜利,志得意满退回到自己班位上的人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声音。

        “陛下仁德,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声音,由远而近,绵绵不绝。

        就像整座长安城的百姓,都陷入了某种忽如其来的狂欢。

        这些人,心里瞬间咯噔一下,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李世民的嘴角,却不由浮起来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

        果然,子安那臭小子洞若观火,料事如神。

        事情成了!

        自己这一次,不仅出其不意,一举拿下整个长安的食盐市场,而且让自己如今日益高涨的民望,再次攀升无数个台阶!

        到如今,就看看,谁还敢对自己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那些心怀叵测的妩媚魍魉,世家大族,加在自己头顶的那一把利剑,至此,恐怕就再也没有什么市场了!

        知道内情的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和唐俭几人,心中也不由暗自骇然。

        王子安这玩弄人心的手段,简直炉火纯青,骇人听闻。

        经过这么几次,不要说谁还敢用仁义道德轻触陛下的霉头,恐怕再说一句陛下的闲话,都会被长安的百姓指指点点了!

        世家大族,再不知收敛,不知敬畏,恐怕就要完了。

        不少人,此刻心里跟猫挠似的,恨不得李世民赶紧宣布退朝,自己冲到外面去打听一下究竟。

        这个陛下,到底又施展了什么诡计,竟然让长安的百姓跟疯了一样的拥戴?

        记得半年前,还有不少人私下里咒骂这狗皇帝弑兄杀弟,逼父退位,道德沦丧,不当人子的吗?

        咋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李世民目光淡淡地冲他们脸上轻轻扫过,似乎懂得他们心声似的,冲着一旁的太监轻轻地点了点头。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事,有事的也没事了!

        随着一声令下,大家纷涌而出。

        一出大殿,听得就更清楚了。

        似乎长安城到处都是高呼万岁的呐喊声,而且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就像会传染似的。

        大家心中的好奇实在是到了极点。

        大家一反常态,出了大殿连寒暄都没有了,纷纷结伴走上街头。

        一直走到大街上,看着无数的百姓,捧着盐罐子,笑逐颜开地走在街头,还有无数的百姓捧着盐罐子自发地冲着皇城跪拜高呼,无数人直接傻眼。

        不少人不由心中一动,上前拦住抱着盐罐子,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百姓,稍微一打听,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陛下开始散盐了!

        这是他们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就是,这一切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当初的粮食风波,好像也是如此。

        就在整个长安粮食陷入困顿,无数百姓开始吃糠咽菜啃树皮的时候,陛下的粮食就像今天的食盐一样,忽然就冒了出来。

        直接把当时的粮食价格,打到尘埃!

        无数粮食商行,亏得底儿朝天。

        陛下得利又得名。

        如今,这一幕,与当初,真的好像,好像……

        他哪里来的食盐?

        这段时间,无数人关注着外地的商队,除了蜀王殿下的井盐之外,也没听说哪里有大批的食盐运送过来啊?

        莫非……

        能混到每天上朝级别的高官,没有一个蠢人。

        他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

        若是这样——

        有人心中是幸灾乐祸,有人则是忧心忡忡。

        “老人家,你们买的这食盐,我能看看嘛——”

        散朝之后,和姚思远走在一起的崔相直,笑容温和地拦住一位从自己跟前走过的老汉。

        “可以,可以,自然可以,贵人请看——”

        说着,手忙脚乱地掀开自己的盐罐子。

        洁白如雪,精细如沙,不比沙更细的食盐,顿时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个人,眼睛不由微微一缩。

        竟然不是想象中的粗盐,更不是周边有毒的矿盐,看这品相,竟然比自己平日里用的上等井盐还要精细三分。

        而这样的精盐,每升只卖十文!

        陛下这是疯了吗?

        第二个念头就是,他到底是哪里弄来这么多上等的精盐!

        姚思远和崔相直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指,轻轻地蘸了一点,放在嘴里品了品,脸上的神色顿时就精彩起来。

        绝对是一等一的精盐!

        两个人心中顿时一沉,马上意识到,恐怕要出大事了!

        那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原本还端着架子,稳稳地拿捏着老百姓命根子的各大盐商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走到大街上,看着笑逐颜开,捧着盐罐子,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只觉得头晕目眩,直冒金星。

        但这绝不可能!

        不论是湖盐,海盐,井盐,还是岩盐,这些知名的盐矿,都掌握在自己这些人的手中,陛下这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精盐?

        所以,这绝不可能!

        但眼前雪白的精盐,又确切的告诉他们,这可能——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很快,长安城里的各大盐商就聚集到了一起,紧急磋商。

        “这些精盐,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一定是我们中有些人背后捅刀子,想踩着我们大家的脑袋上位,是谁?”

        一个挺着大肚子,跟怀孕八个多月似的大胖子,目光不善地扫视着眼前的各家盐商。

        此人,是王家食盐商行的管事,为人霸道,做事心狠手辣,加上又有些手段,在一众盐商之中,很有些威望。

        “谢掌柜,我反而觉得不像是我们中的人出了问题——二百一十八家食盐连锁店,平价出售精盐,即便是每家限购一升,一天下来,需要的数字也十分惊人,在场的诸位,谁能有这个能力?”

        一个身材干瘦,撅着山羊胡的老者,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出声道。

        此人乃是崔家盐行的管事,作为仅次于王家盐行规模的崔家盐行话事人,说话很有分量。此言一出,就连一向霸道的谢掌柜,都不由微微点头。

        “胡掌柜言之有理,不过这些精盐总归得有些来处,总不能是凭空冒出来的吧?”

        所有人不由沉默。

        是啊,这些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真是莫名其妙,这可是精盐,又不是城西有毒的矿盐,怎么可能一下子弄出来这么多?”

        一位体态圆润的中年掌柜,忍不住皱着眉头,吐槽了一句。

        但此言一出,所有人,瞬间抬起头来,齐刷刷地看着他。

        那眼神,直接把他给看懵了。

        什么情况啊,我也没说啥啊!

        “杨掌柜,你刚才说什么?”

        被叫做杨掌柜的中年男子,有些心虚地站起身来,冲着众人做了拱了拱手。

        “在下只是说,这可是精盐,又不是城西有毒的矿盐,怎么可能……”

        话没说完,坐在上首的谢掌柜,就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把杨掌柜显得一哆嗦,险些出溜到桌子底下去。

        “就是这个,我还说呢,这段时间,怎么有人在城西圈起了场地,而且朝廷还驻扎了那么多的兵马,感情是在偷偷的采集矿盐!”

        “可,可那矿盐分明有毒,而且,而且这个盐看着也不像是矿盐啊……”

        见不是在对自己发火,中年男子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扶着桌子坐了下来,然后又鬼使神差地接了一句。

        接完,他就后悔了。

        我这是嘴贱个屁啊!

        果然,他话音未落,谢掌柜和杨掌柜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就瞪了过来。

        所有人,心中顿时了然。

        这些盐,必须是城西有毒的矿盐!

        不然,在座的有一家算一家,这次得全完!

        每升十文,不要说是这等的精盐,就算是普通的粗盐,这个价格,也没有多少赚头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个人,不论是谁,大家都不能坐以待毙!

        ……

        散朝之后。

        李世民破天荒地没有去立德殿的御书房,而是直接回到了甘露殿。

        此时,七八个约莫有八九岁的皇子皇女,正在外面的庭院里嬉戏打闹,各自弄了一头一脸的雪。此时,见李世民从外面走进来,赶紧乖乖地站好,给李世民请安问好。

        那小模样,要多乖有多乖。

        听到外面动静的长孙公主和豫章公主等人,牵着粉嘟嘟的小兕子,还有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高阳,款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陛下,今天瞧着心情不错,可是有了什么喜事?”

        李世民不由哈哈一笑。

        “果然还是你懂我——准备好了吗?我待会带你们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见李世民卖关子,长孙皇后知道他心情不错,于是也不再追问,而是招呼起外面的几个孩子,再次认真叮嘱道。

        “记得长安侯乃是你们豫章姐姐的驸马,到了长安侯府上之后,一定要守规矩。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若是谁敢泄露了自己的身份,或者是敢对长安侯无礼,回来之后,休怪我家法处置……”

        此言一出,一众小家伙纷纷点头应是。

        别看长孙皇后平日里对他们还算和蔼,但若是谁真敢不守规矩,罚起来,那也是真罚。

        “行了,记住你们母后的话——”

        李世民当即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出发。

        身后长孙皇后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偷偷拽了拽李世民的衣袖。

        “真不带礼物啊,这样合适吗?”

        说着,她哭笑不得地指了指身边跟着的这七八个孩子。

        自从结识了王子安,自家这个丈夫就越来越放飞自我了,脸皮也越来越——咳,办起事来,越来越豁达洒脱,不拘小节了。

        “带什么带,我们两个,作为他的老岳父,老岳母,亲自上门去找他,还不够给他面子?再说,这不是还有月儿在的吗?”

        说到这里,李世民忍不住嘴角上翘,露出一副恶作剧的笑容。

        “总之,今天不是我们俩送孩子去拜师,是月儿带弟弟妹妹去拜师,月儿没准备,我们这做父母的能有什么办法?”

        长孙无垢:……

        还能这样?

        ps:晚上还有更新。

  https://www.huashuge8.com/70_70499/364338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