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寒花令 > 第47章 易容赌赛

第47章 易容赌赛

        谷正元吃惊地说道:“师傅,您说浪子展飞是天外飞仙孤鸿子的后人?”

        智元禅师微微一颔首,说道:“从你描述的情形来看,那位叫展飞的年轻人与魏武子交手,在噬魂真气的控制下能够安然脱身,确实非同凡响,听你说其所使的武功似乎是昆龙诀,此人十有八九便是孤鸿子后人。”

        谷正元说道:“想不到天外飞仙孤鸿子竟然与帝王谷有这样的关系。师傅,孤鸿子的后人会不会知道帝王谷谷主的身份秘密?”

        智元禅师说道:“这就难说了。天外飞仙孤鸿子的后人很少公开露面,其后世传人之中似乎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武林中对天外飞仙印象还是停留在昆仑诀的惊世威力上,近二十年来没有听说过谁会昆仑诀的武功。据为师推测,恐怕其传人也未必知道帝王谷谷主的身份。”

        谷正元说道:“是了。看展飞情形,确实也不知道帝王谷谷主是谁。”

        智元禅师说道:“正元,那展飞如今在何处?”

        谷正元说道:“师傅,弟子与展飞在衡阳城分别,展飞护送海棠仙子付依萍回去翠云山庄,弟子着急赶回京城,不知展飞如今在何处,不过,展飞与弟子约定,很快便来京城,追查蚀骨易容术的线索。”

        听到“蚀骨易容术”几个字,智元禅师眼中神光一闪,说道:“正元,你发现了‘蚀骨易容术’?”

        谷正元点头说道:“师傅,在蚕谷中,弟子与展飞遇到了帝王谷的一位无瑕尊者,希望能擒获此人,揭开帝王谷谷主的身份,可是揭开那人脸上的人皮面具之后,弟子大失所望,面具下面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正在失望之时,突然发现那人的容貌瞬间塌陷干枯,那情形似乎与师傅您先前说过的‘蚀骨易容术’有几分相像。”谷正元详细描述了奇门秘境中无瑕尊者脸上易容的情形。

        智元禅师神情凝重,说道:“正元,正是‘蚀骨易容术’,错不了。这就对了,原来如此。”只听智元禅师解释道:“怪不得帝王谷谷主的身份一直成谜,原来是因为蚀骨易容术的伪装!蚀骨易容术能改头换面,要追查其身份殊为困难。的确没有人能知道其身份秘密。唉,看来伊川贺家族与帝王谷早就有勾结了。”

        听师傅再次提到什么“伊川贺家族”,谷正元说道:“师傅,这伊川贺家族是什么人?蚀骨易容术又是怎么回事?”

        智元禅师望着空中,似乎从记忆深处找到一段秘辛,在众弟子脸上慢慢看过去,缓缓说道:“今天你们师兄弟都在,为师便将这段前尘往事说出来,好叫你们知道为师的师承来历。一百年前,江湖上有一个叫‘雾隐门’江湖门派,唉,‘雾隐门’,如今没有人知道了。”智元禅师喃喃感慨,众弟子凝神听着,谁也不敢出声询问。“雾隐门当年也是叱咤江湖的大门派,雾隐之术和易容之术尤其独步天下。易容之术自不用解释,那雾隐之术是一种利用各种条件隐藏自己的秘术,能奇门遁行,移形换影,实在是一门极厉害的功夫。当年雾隐门凭借这两种独门秘术纵横江湖,端的声名显赫。”说到这里,智元禅师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了神往之情,似乎沉浸在雾隐门昔日的辉煌之中。

        过了良久,智元禅师接着缓缓说道:“然而,树大招风,江湖上不断有人上门来挑战,不过,无不是铩羽而归,直到有一天,来了两个扶桑人,声明来切磋易容之术。唉,门中弟子本以为与平常前来挑战的人一样,能够轻而易举地打发了这两个扶桑人,谁也没有想到,灭门之祸却是就此而来了。那一天晌午,阳光明媚,一位老者领着一个年轻的弟子,来雾隐门切磋易容术。名为切磋,实为生死之局。那老者明言,如果他赢了,请师祖教授给他雾隐之术,如果他输了,愿意切腹自杀,并且临死之际会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易容秘术倾囊相传。听了此言,雾隐门弟子无不轰然而笑,这扶桑老头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来与雾隐门比试易容之术,实在可笑之极。见被雾隐门嘲笑,那两个扶桑人也不气馁。他们盯着当时的雾隐门掌门师祖,等他决定。掌门师祖不愿与人争斗,更不愿伤人性命。于是委婉拒绝,设宴招待。那扶桑老者也不心急,于是在雾隐门盘桓数日。本来相安无事,熟料雾隐门大弟子醉心于易容术,他希望能在雾隐门易容术的基础上能够有所突破,因此极想学见识扶桑老者的易容术,于是在师祖面前反复劝说,掌门师祖禁不住爱徒的百般劝说,只好答应比试。双方各自拿出看家本领,各显神通,依然分不出胜负,最后那位老者说自己有一种易容秘术,叫做‘蚀骨易容术’,需要十天才能完成,他指着自己带来的名弟子,说可以在十天之内把他的弟子易容成雾隐门大弟子的模样,十天之后如果师祖能分辨出差别,算老者输,如果分辨不出差别,算雾隐门输。听说有人能够变成和自己一模一样,雾隐门大弟子兴奋不已。十天之后,师祖看到老者弟子的一刹那便知道雾隐门输了,易容之后的老者弟子活脱脱就是师祖的爱徒,两人站在一起,根本没法区分。最奇异的是脸上肌肤也完全一模一样,声音也是一模一样,天下竟有这样的易容术,唉,输了!师祖吐出一口鲜血,甘心认输。老者请师祖传授雾隐之术,被师祖断然拒绝。掌门师祖说赌赛输了,自己将以性命完成赌注,雾隐之术绝不能流入扶桑。那扶桑老者也不强求,他说既然掌门师祖不愿以雾隐之术相受,那也没什么,至于师祖的性命,他定然不要。雾隐门上下都以为他定回夺走掌门师祖的性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如此一来,雾隐门对扶桑老者大为感激,留他们师徒在雾隐门做客,两天之后,扶桑老者带着弟子告辞,离别而去。”说道这里,智元禅师停了下来。

        众人弟子说道:“师傅,就这么走了?”

        智元禅师微微颔首,说道:“对。”

        谷正元眉头紧皱,说道:“恐怕没这么简单。师祖的爱徒一定有问题。”

        智元禅师赞赏地看了谷正元一眼,继续说道:“扶桑老者带着弟子下山之后不久,雾隐门师祖还是去世了。”

        众弟子听得“啊”了一声,一人说道:“师傅,难道那扶桑老者又回来夺走了掌门师祖性命?”

  https://www.huashuge8.com/101_101276/39401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8.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8.com